德甲

原始美食宝典第126章领便当

2020-01-25 06:46: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原始美食宝典 第126章 领便当

第126章领便当

“我说过,你是我的新主人,你去哪我去哪。”野的声音将陆轻轻的思绪打断,她皱眉看了他一眼:“我也说过,我不需要奴隶。”

“你收了高山部落。”

“那不是奴隶。”

“那更好,你需要人,我可以带上很多人跟你走。”野眼里闪过志在必得的光。

陆轻轻有些头疼于他的执着,但她很清楚,这人不是因为真的对自己忠心感激才说这种话的,主要还是因为他的身体状况,不愿意离开自己这个大医生吧。

可是一群长年不被当作人来对待、麻木凶残的奴隶?

她是真的消受不起。

想想当时攻打高山部落,失心疯一样咬人吃人的那群奴隶,那还是脸上还没有烙印的新手奴隶呢。

陆轻轻叹了口气,正色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我的部落不缺人了,而且我们现在也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赶紧地把盐池控制起来吧,或者有没有弄好的盐,我要捞点盐走,如果你不打算拿下部落,那也要弄一批走。”

野沉着脸,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拿不下白盐部落,盐池肯定有人在争夺了,直接去拿成盐吧。”

他带着陆轻轻去了部落里的大库房,那是个大地窖,距离盐池有些距离,此刻地窖入口也有部落的几伙势力在火拼,想要趁乱抢盐呢,两人迅速地驱赶掉那些人,下到地窖里一看,好家伙,全是一块一块码得整整齐齐的灰白色盐块,有些还装上了有着两个轮子的简易小推车,地窖口有一条弯曲向上的斜坡,供车子上下。

陆轻轻眼睛一亮,想不到这里还有这种小车子。

她说:“部落里还有多少这种小车子,全弄过来,你让你的人装盐然后马上运出去,我来引开别人,弄出去的盐我们一人一半怎么样?”

“好。”

两人立即分头行事,陆轻轻想了想,决定继续去调、戏那个玩火的。

物尽其用不是?

她立即朝着火那处跑去。

焰已经累了。

他找不到那个贱民,恼火愤怒,简直要吐血,但他好歹还是有点理智的,知道这么狂暴下去不行,他收敛了身上的火焰,喊起大方的名字来。

然而大方还生死未卜,哪里能跑出来听候他的吩咐,他只好压着极度不满直接下令:“所有人都给我去找那个贱民,找到了带到我面前来。”

然而四下的能逃的都逃远了,只有被他烧伤打伤的人,说是哀鸿遍野也不夸张,所有人看着他的目光只有仇恨和厌恶,谁会听他的?

焰恼怒:“连本使者的命令都敢不听?你们都死了吗?贱民!贱民!都是贱民!”

他说着又恨怒起来,一挥手,就将离他最近的几人燃烧了起来,听那高昂的惨叫声才觉得舒服点。

发完脾气他觉得眼睛疼得更厉害,就抓过一个人:“带我去干净的帐篷!”

那人吓得牙齿打架,附近的帐篷都着火了,哪里还有什么干净的帐篷?

那人就迟疑了这么一会儿,不耐烦的焰就将他变成了一团火焰:“废物!”

他又大步前进抓起了另一个人:“干净的帐篷,给我收拾出一个干净的帐篷!”

那人忙哆哆嗦嗦地说:“那、那里有好帐篷。”

“那还不快走!”焰心里恼急了,要不是他眼睛看不见,亲信们又不知去了哪里,他能跟个蠢货一样屈尊问这些贱民吗?

陆轻轻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焰已经消停下来,抓着一个人不知道要去哪的情形。

但她能让他消停吗?

陆轻轻悄然冲了过去,她对眼睛看不见的焰来说等于彻底隐形,只有在她即将碰到他的时候,焰才升起股危机感,险险躲避,然后后腰还是被她的爪子划了一长道血痕。

“哈哈,你怎么不来找我啊?哦,我差点忘了,你看不见,找不到我!找不到我!”

焰一下子认出了她的声音,刚接好的理智的弦又一下子崩裂了:“贱民!”

放掉了手里的人就去追陆轻轻,陆轻轻特意泄漏些气息,引着他往大地窖那边去。

她才离开这么一会儿,又有人跑到地窖前和占领了地窖的野等人争抢,陆轻轻就引着焰冲过去,将那些白盐部落的族人冲散,同时又弄得地面到处是火焰。

野领着人在烈焰浓烟中悄悄运出去好多车盐块。

焰忽然停了下来,冷笑道:“你利用我帮你杀人。”

陆轻轻轻轻击掌了两下,“还是有脑子的嘛,谁让你的能力这么厉害呢,远程攻击,大范围无差别群攻,真是太好用了,我不利用你利用谁啊。”

“贱民!”

陆轻轻笑着,突然又隐匿了自己所有的气机。

焰:“!”他又失去目标了,明明人应该就站在他面前。

这该死的眼睛,偏偏看不见了!

下一瞬,一道恶魔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谢谢你的帮助,我很满意。”同时腰间一痛,被斩了一刀般。

他一抹,全是血,恨得脸都扭曲了:“贱民!”

“别再叫贱民贱民了,我是贱民,即将死在我手里的你又是什么呢?”这次轻呢响在右耳,然后右肋下也被捅了一下。

他疯了似地燃烧四周,把自己保护地密不透风。

陆轻轻站在远处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焰不知道,这里已经不是白盐部落的地盘了,在野运走了所有小推车之后,她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将焰带了出来。

所以说,眼睛看不见真的很吃亏。

她看着这位上国使者跟疯子一样挥舞着双手和火焰,等到他疲乏下来的那瞬,闪身向前又是一爪子。

可把焰肩上的肉撕了一团下来。

陆轻轻恶心地马上扔掉。

焰剧痛,大吼道:“出来,你给我出来!”

陆轻轻当然不吭声。

焰防备着,全身伤痕累累,被陆轻轻磨得狼狈极了,周遭也静寂极了,他快被陆轻轻逼疯了,看不见的地方,随时扑上来狠狠咬你一口的敌人,太可怕了。

忽然焰转头就跑,似乎知道再这么下去自己就是待宰的肉,只有死一条路。

可惜陆轻轻可不打算放过他,在他狼狈转身的时候就飞扑而去,焰在最后关头转身抵抗,而他这一转,正好让陆轻轻的金爪插、进了他的胸膛。

樟木头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按摩医院
贵州哪里治癫痫
安庆诊治白斑病医院
盐城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