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毕节自杀儿童与母亲家相距仅1公里拒绝与孩

2019-12-15 10:22: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毕节自杀儿童与母亲家相距仅1公里 拒绝与孩子来往

田坎中心小学的幼儿园小班班主任吴涵丹记得,6月9日下午第一节休息课,张家四兄妹中最小的妹妹小微,还开心地在操场上玩呼啦圈,没有任何异常。

然而,从5月8日开始,张家兄妹中的大哥小刚,和两个妹妹小玉、小秀已有32天没出现在课堂了。小微曾对哥哥姐姐的班主任解释,哥哥姐姐在家里睡觉、做事情。

5月11日,三位班主任曾到张家家访,多次敲门也没得到回应。

住在四兄妹家西边80米处的二爷爷张仕贵回忆,事发当天6月9日晚约10点,曾有工作人员来敲他的门

,有十来个人,和我说,他们已经去孩子家中做过工作,让他们去上学,孩子也答应了。

张仕贵当时也没来得及问工作人员是怎么和孩子说的。他们离开后大约半小时,躺下的张仕贵再次被敲门声惊醒,邻居张启付慌慌张张跑来告诉他:孩子出事了。

茨竹村的孤岛

一到夜晚,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茨竹村便被山里的雾气笼罩,静得能听到蚊虫扑扇翅膀的声音。以往每到晚上,那栋公路边白色小楼顶楼的两扇窗户就会亮起昏黄的灯光,那是四兄妹们睡觉的房间。

但对临近的村民来说,那楼是一座孤岛,没人能进入四兄妹的岛。一道玻璃推拉门,再加外面两扇不锈钢推拉门,四兄妹把自己锁在这两道门内的世界里。

村民们不知道他们在里面做什么,四兄妹对外界一直充满戒备。

有时,有村民会听到顶楼传来说话声,当走近敲门时,顶楼的灯会立即熄灭,楼内变得悄无声息。

村民不记得四兄妹邀请小伙伴到家玩,甚至怀疑根本没有小伙伴,似乎兄妹四人就是最好的玩伴。

住在四兄妹斜对门的杨昌秀介绍,四兄妹在世的最后几个月,只在晚上7点多才出来在门口玩一会儿,但一看到有人过来,就马上转身跑回屋子。

今年4月5日,村民张启付回到茨竹村,在四兄妹家东边的空地上开始建房子。虽然常路过四兄妹家,但张启付却很少看到他们。5月左右

,他看到四兄妹在院子里接了一盆水,抓了只蛐蛐按在水里。张启付走过去问好玩吗?孩子们抬头看了看他,没说话,迅速倒掉盆里的水,跑回屋子里插上了门。

另一次,张启付看到四兄妹在小楼的露台上,哥哥似乎拿了一根水管,在往妹妹们身上喷水。

露台是四兄妹经常玩耍的地方。事发的6月9日,晚上大约六七点钟,天刚见黑,一位在山上施肥的村民从远处看到,四兄妹在露台上玩耍,嬉笑声传得很远。

有其父有其子

但在离世前,四兄妹的状态并未引起村民们特别的注意。他们认为,四兄妹或许是遗传了其父张方其的个性。

在村民们的口碑里,张方其是个老实本分的人,没见他和那个村民发生过口角。他很少和人主动搭话,别人问什么,他就回一句,也非常简短。

去年6月,张启付曾到张方其家串门,张方其给他倒了杯白酒。张启付试探着问起他老婆的事,张方其只有两个字跑了。跑到那里去了?张方其嘿嘿一笑,没了话。

当时四兄妹在家里跑来跑去,身上的衣服很脏,味道很大。张启付劝张方其给孩子做些好吃的,穿新衣服,张方其应付道有的,有的。

脏兮兮,这也是其他村民对四兄妹的印象。据村民介绍,3个大孩子都会做饭了,但没有大人在身边照顾,孩子们经常衣衫破烂,浑身散发着难闻的味道。

小刚的班主任杨小琴称,张方其从来没参加过孩子的家长会,也几乎打不通。

杨小琴和这位父亲仅有的两次接触是去年9月份。小刚旷课一周,杨小琴打给张方其,才知道小刚离家出走。当时这位父亲对儿子的去向,和离家出走的原因一无所知,在老师的反复询问和督促下才报警,最后他还不好意思地说,老师,他不读了,我让他退学。杨小琴说,学校让张方其签了一份告知书,表示已告知并督促家长报警,孩子在外面如果出事,和学校无关。

三天后,张方其带着小刚回到学校

。老师问小刚他去了那,他不回答。张方其保持着沉默,也始终没有说明孩子究竟去了那。

人们都不清楚父子俩的感情如何,多久通一次。村民介绍,小刚曾有一部,但一个月前坏了。村民们谁也没见孩子们找谁借过,于是猜测这一个月里,他们都与父亲处于失联状态。

张方其的堂弟张方旭说,堂哥性格内向,很少主动和家人联系,即便在外打工,也很少给家人打。孩子去世后,家人也一度无法联系到张方其,始终无人接听。

直到昨天上午,据报道,其父亲通过回复媒体说:已经知道家里的事情,明天回家。

家庭支离破碎

昨日下午,四兄妹的大姑赶到茨竹村后坐在地上大哭,她责怪弟妹的离开,认为父母感情破裂,母亲离开是压垮侄子、侄女的最后一根稻草。

四兄妹的姑姑张方必介绍,老大是在老家出生,其余3个女孩都是张方其夫妇在海南打工时出生。2011年建房子花了十多万,几乎用光了张方其在海南打工七八年攒下的积蓄。

张方其夫妇把孩子们带回了家。茨竹村村干部说,当时张方其到村里主动交了9900块的超生费。

房子建好后,家里经济有些紧张,张方其再次外出打工,并留下妻子在家带孩子。

村民们说,张方其夫妇的感情在2013年彻底破裂。孩子母亲任希芬离家出走,张方其独自带着四兄妹生活。如今虽未离婚,但任希芬已组建新的家庭。

部分村民就此评价,孩子的母亲没什么文化,估计是受了哄骗。村民说,去年3月的一天晚上,任希芬曾回到家中收拾衣服要走,张方其上前试图制止,结果致妻子头摔在墙上住院,张方其还每天都背着小女儿去看她。几天后,任希芬悄悄离开,再也没有出现。

据多名村民介绍,任希芬的新家也在茨竹村,离四兄妹的家仅一公里,村民说,孩子们以前有时去那边玩。

张方必介绍,孩子们的爷爷奶奶已去世多年,家里亲戚几乎都外出打工。而感情破裂后,任希芬几乎不和孩子们联系,孩子和外公外婆也断了来往。任希芬离开后,张方其曾回到家中照顾孩子,但4个孩子的抚养压力,让张方其在去年8月收完玉米后再次外出打工,四兄妹也只能自己照顾自己。

张方必说,四兄妹出事后,他们曾给孩子的姨妈打,让其转告任希芬,但始终没有得到回应。

昨日上午,七星关区发通报称,死者母亲已联系上,已派人前往所在地将其接回。

建不起的沟通

茨竹村有村民2480余人,有1300多人常年在外打工,仅四兄妹就读的田坎中心小学就有158名留守儿童。

在兄妹们的班主任的印象里,9岁和8岁的妹妹一直乖巧,只是13岁的小刚调皮些,偶尔不写作业,偶尔逃课,但最后都还会来。

而且孩子们数学、语文能考六七十分。在当地农村的学校,考到80分,就算优等生了。

然而,5月8日是周五,四兄妹全都没有出现在学校。

班主任杨小琴辗转找到邻居杨昌秀的,让她帮忙看看孩子们是否在家。杨去村子东头找来在别家吃宴席的二爷爷张仕贵,孩子的二爷爷有没有去找孩子,我不知道。杨昌秀说。

5月11日,周一,下午3点,田坎中心小学的老师杨小琴、张敏、陈玲和学校教务处主任张华明、办公室主任潘汶一起去家访,可不管怎么敲门,都没有人应答。

杨小琴说,她认为孩子们是故意不开门,于是还曾让两名同班同学回家路过时去喊四兄妹一声。俩学生后来回复老师,他们都在家。

杨小琴一行人便去找四兄妹的二爷爷张仕贵,可张仕贵也表示无能为力,没法和他们家沟通。

自杀计划已久?

6月9日晚上约11点,给新房子铺房板的张启付刚躺在工地的石堆上准备打盹,便听到西边不远处一声闷响,随后传来微弱的哼哼声。他怕野猪践踏庄稼,赶紧翻身起来,循着声音走过去。

张启付的手电筒光扫到小刚,他侧躺在楼前空地上,赤着脚,头朝南,脸,凌乱的头发遮住了额头。他穿着常穿的脏兮兮黑色长T恤,裤腿都已开线。他紧闭着眼,嘴边吐着液体,沾湿了头发,呕吐物里没有饭菜,没有血。

没敢走近,也没闻到什么气味。张启付说,小刚拳着手,手脚微微抽搐,没几分钟,就一动不动了。救护车赶到时,都已没气了。

张启付抬头看到,顶楼的两扇小窗依旧亮着昏黄的灯光。东边的窗口,一个女孩双手搭在窗台,头已抬不起来。你把哥哥抽(推)下来的?张启付问,不是,女孩哼哼着回答。约一分钟,女孩就从窗台上滑了下去。

张启付拨打了110和120。

那两道门还是紧紧地锁着。张启付说,警察和医护人员费了大劲拉开里外两道推拉门,将3个女孩抬上救护车。

昨晚,据贵州警方披露,小刚留有一份遗书,大意是:谢谢你们的好意,我知道你们对我的好,但是我该走了。后边内容大概意思是:这件事情其实计划了很久,今天是该走的时候了。

六盘水看癫痫病最好医院
上海远大医院电话号码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预约
曲靖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哪家癫痫病医院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