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生病的感觉真好

2020-01-25 02:08: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生病的感觉真好……

张旭扶额继续扮虚弱,看着欧阳倩亲手摆上桌的……外卖红烧鱼,突然有种奴隶翻身做地主的幸福感,他终于……终于不用做饭了!他还不用洗碗!

手中的筷子还没伸出去,色泽搭配漂亮的鱼盘被一双白皙的手拖离了他手臂所能够到的范围,欧阳倩将另一样东西推到他面前,说话的语气一如既往地一本正经:“发烧要吃清淡点的,你喝粥就好了。”

“……我已经快好了=皿=!”他举着筷子瞪眼,“这是我家还是你家?你有没有身为客人的自觉?”

“阿姨让我照顾你。”欧阳倩依旧带着浅浅的笑容,看着他面前的粥碗,“你也可以什么都不吃。”

他其实发烧已经要好了可以吗?而且为什么说到吃药的时候……好像自己是四院里跑出来的……恶狠狠地瞪了欧阳倩一眼,他认命地喝起了粥。粥碗见底的时候,铃声响了起来。

因为他懒,就把这顿饭放在茶几上吃了。在沙发上震动,张旭窝在椅子上看着欧阳倩没有替他拿的意思,也不想伸手去够,因为发烧他两顿没吃,现在正觉得饿,而且粥虽然不如糖醋鱼好吃,味道还是很不错的。他一边拿着勺子吃粥,一边直接伸出脚去蹭沙发上的,等到身体严重失衡的时候脑袋里只剩一个念头:这究竟是哪个王八蛋的?

撑着身体起来的时候明显觉得右手臂非人的疼,他粥也不吃了,揉着胳膊坐在地上,脸色惨白。欧阳倩发现了不对将他扶起来,“怎么了?”

“疼疼疼疼疼……你别碰别碰……”欧阳倩在他的小臂处揉了揉,看着张旭眉头紧皱一脸疼得要死的模样,沉吟了会儿说:“你不会是……骨折了吧。”

明明是疑问的话语,却用了肯定的语气……如果真是骨折,这个摔伤的理由……真的让人很想死一死……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一直不停的疼痛还是让他出了一身的冷汗,短短几分钟里那退下去的高热似乎又袭了上来,他头脑发晕地用另一只手拿起茶几上的,“就这么摔了一下而已,明早肯定就好了……”

上的号码是个陌生的座机,不知道是不是打错了。他正犹豫着要不要打回去,已经被抽走塞进了对方的口袋里。欧阳倩脸上的笑看上去淡了很多,“去医院。”

这个点去医院?陈路听着窗外哗哗的雨声,“说不定明天真的好了呢……”

他其实不太喜欢医院。无论是医院的气味,还是医院森冷的气息。更何况他如今……总是能看到很多……不想看到的东西。

张旭觉得第一次看到春天的雨下的这么大,并且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欧阳倩撑着雨伞和他在小区门口等车。虽然还不到九点钟,路上却没什么车了,坐上出租车时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以后。张旭看着欧阳倩擦了一把头发上的水才发现他的半身几乎都已经湿了,但是自己的衣服除了被溅到的雨水外还是干干净净的,这么看着刚有点感动,欧阳倩好像已经知道他怎么想似的,“别着急感动……”他笑眯眯地,“我只是想离你远一点,我可不想感冒发烧,也不想传染你的二。”

张旭:“……”他不应该对刘品素抱有期待的。

坐在前面的司机也笑了笑,“小伙子很有趣啊。”

“……只是说出事实。”司机叫张然,有一张颇为年轻俊秀的脸,但是那句“小伙子”却未免显得老气横秋了。

“金水人民医院。”他漫不经心地报出地址就转向车外模糊的雨幕。张旭依旧在一边絮絮叨叨,“少说我一句你会死吗?你就不能看在我是病号的情况下憋着吗……唔你不要用这种目光看我,我不说了,我睡觉睡觉……”

他终于乖乖闭了嘴,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温度上来了还是那么有精神。但是说睡觉也睡得很快,没几分钟车里只剩下他略重的呼吸声了。司机瞄了眼后视镜问:“你朋友是感冒吧?”

欧阳倩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司机从副驾上递过来一个袋子:“给他盖一下,换季的时候总是有人感冒发烧,里面有干净的毛巾,不介意的话你也擦擦头发。如果你的朋友好了你再生病就得不偿失了。衣服可以给你朋友盖一下。”

袋子挺大的,里的装的东西很多,还都是新的,新的女式毛呢大衣,新的毛巾,零食,还有三套小码的小孩衣服,可能是家里有小孩子。

司机抹了抹鼻子,笑起来有点可爱,“衣服是给老婆买的,不过盖一下没关系,我腾不开手,只能让你自己拿了。”

毛呢大衣是比较暗的枚红色,样式看起来比较老旧,但是料子很好,摸上去细腻柔软。他将衣服披在陈路身上说了句谢谢,却没有拿毛巾。

“你不怕感冒吗?”司机在后视镜里看了他好几眼,声音压得很低,像是怕吵醒张旭一样。

“没关系,一会儿会干的。”

司机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

到金水人民医院大概需要三十分钟,下雨就更慢了。

车窗被雨水冲刷的模糊,远处模模糊糊的灯光就像黑夜里的一只只眼睛,让人突然有种被野兽锁定的错觉。任由思绪这样飘着,车窗外好像突然闪过什么,然后车在路边停了下来。

张旭看着他,“刚才是不是有人?”

他不想管,也就没说话。张然不好意思地对他笑了笑,“这么晚了,我问问能不能做完你这桩再带着他走,不过还是问他愿不愿意先上来。”

刚才的确有人在路边招手,还是个很沉默的中年男人,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湿透了,黑发湿哒哒地贴在额头上,看起来颇为狼狈。司机和他简单说了下情况,他想了一下便同意了。

车里并没有因为多了个人而变得热闹,反而更冷清了,男人的沉默好像会传染,他甚至没说自己想去哪里就坐了上来。欧阳倩皱了皱眉,再往车窗外看去的时候突然发觉不知不觉中周围竟然多了很多车,模糊玻璃外的车子也是模糊的,雨刷不停地来回摆动,他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车子开了这么久,竟然没有一个红绿灯。

对,除了因为这个中途拦车的人出租车停了一次之外,竟然一直……一直都是畅行无阻的。但是周围的路他认识……熟悉的广元路,熟悉的路牌,都没有错。

他模糊中看着变道试图并行的车辆,视线擦过司机的脸,那么近……那么近的距离,他确定他没有看见……司机的脸。

那张脸是空白的。

这条路不该是他们走的路。

正想着提醒司机改路线,汽车剧烈的颠了几下,在路边停了下来。张然摸摸头发,继续发动车子,却在几次尝试过后讪讪收了手,笑的有些腼腆:“抱歉,可能要让你们重新找车了……”

欧阳倩叫醒了一直睡得很香的张旭,张二货打了个哈欠:“医院到了?”

“下车再说。”他付了钱将张旭拖出去,副驾上的男人也下了车,顶着雨却没有走。

“阿嚏,”张旭揉了揉鼻子,一时间分不清这是哪里,“现在往哪走?”

“往回走,再找车。”欧阳倩将伞往他身边移了移,看着他有点蔫蔫的表情,“你别和我说你不想走。”

“嗳?你那什么眼神啊?我怎么不想走了?竟然看不起我……”他总是一点就爆炸,声音却有些沙哑,只是因为手臂不敢动,一路走来也快不到哪里去。

四周除了雨声就没有其他的声音,广元路这地方虽然不够繁华也有很多门面不大的商铺,四周还算明亮。路边停着一些私家车,出租车却没有看到,也没有看到人。

他们在一家诊所门口停下来。

貌似是新开的诊所,至少门面很干净,张旭缩了缩脖子,他这一路喷嚏不断,觉得好像更冷了。

“来这里就好,不要去医院了。”张旭看着欧阳倩湿透的半边肩膀,“至少先休息一下。”欧阳倩不置可否,诊所的门被从里面打开了,完全没想到能遇见刚刚分开的人,很热情的司机张然和之前打车的黑衣男人。

“好巧哈哈,没想到我们俩比你们还快!”张然看起来有点得意,张旭哑着声音哼哼,“抄近路了吧……不过你也生病了吗?”

“我的身体好着呢!是秦铭在你们走后就喷嚏不断的,又不认识路,我正好也想躲雨,就带他来附近的诊所了。”张然指指身后的男人。男人头发不短,之前也没注意看,刘海撩到一边才看清他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有细细的血丝,看上去很久没睡觉一样,看到他们看他,男人垂下了眸子。

张旭缩了缩脖子,心里腹诽这又是一个爱装深沉的人。

他们终究留了下来。外面的雨没停,一把伞根本无济于事,路然和秦铭也在这边避着雨,诊所的医生是个笑起来很温和的中年男人,他给张旭看了手,笑着问:“是骨折,怎么弄的?”

“……”这个理由实在很囧,他还真不想说。

医生没有再多问,帮他做了简单的固定,给他挂上退烧的点滴,又给秦铭开了点感冒药就出去了,小诊所里一时间安静下来。

张旭然似是不好意思打破这沉静,视线和张旭撞上的时候只能笑一笑,秦铭侧躺在对面沙发的一边似乎在闭目养神,而刘品素在另一边玩着,不知道是不是按了什么键,贪吃蛇的声音突然响起来,张旭脸色一变,忍不住笑出来。欧阳倩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表情没什么变化,却把关掉了。

张旭:“……”这家伙真别扭。

“我去个洗手间。”欧阳倩将往书包里一塞就去找洗手间了,张旭百无聊赖地盯着点滴,门外的雨声还在继续,他却莫名觉得非常寂静,说不出的疲倦袭上来,如果不是因为冷,他觉得自己瞬间就能睡着。他转头看向对面的两个男人,张然正盯着从车中拿下来的小孩衣服出神,而秦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正静静地看着他。

张旭对他干笑两声。明明之前张然说过这个男人喷嚏不断的,明明医生也给他开了药,但他总是觉得……这男人的身体比任何人都好,甚至有种令人害怕的感觉,他是不想理会的。

墙上的挂钟轻微的嘀嗒声充斥在小小的诊所内,张旭看着时间指向了十点钟,突然意识到刘品素好像已经进去了将近二十分钟……

他又看了看对面的两个人,想了想还是开了口:“你们……觉不觉得这里很奇怪?”

司机摇摇头,“我倒是觉得这雨比较奇怪,早点停就好了。”

秦铭却突然扯出个有些讽刺的笑来:“有什么奇怪?”

太安静了……即使再大的雨,也或多或少会有车子的,但是这里什么都没有……

他在男人的目光里蓦然站起来,拿着吊瓶往诊所里面走,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先和欧阳倩说,但是他一直没出来……

复门里面比想象里昏暗很多,厕所在门口的走廊拐角里,但是里面却没有人。他倒回医生办公室,也是什么人都没有。

这个诊所看起来不大,房间却特别多,如果不了解,真的觉得这就是个小型医院……只不过每个房间的房门都是锁的,拧了几个都没有拧开。

他的视线摇摇晃晃,在看到一个白影的时候停了下来。

走廊的尽头是个楼梯,连通地下室,有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一个女孩正在上楼,她留着爽利的短发,穿着宽松的雪白睡裙,看到他的时候只是怔了一下,就咧开了个大大的笑容:“你是新来的吗?”

他还举着吊瓶,闻言怔了怔,“你也是病人?”

“是呀。”

“那你有没有看见一个人,和我身高差不多的,看人的时候好像鄙视人似的……”

“哈,那是你的朋友吗?你形容的还真有趣。”少女摇摇头,“但是我没有看见他。”

“哦,”张旭眨眨眼,往楼梯深处看了看:“会不会是他之前进去了?”

“你可以自己去找。”少女的脸色依旧是苍白的,衬得嘴唇很红,笑起来的时候给人一种艳丽的感觉。擦身而过的时候碰到了他的手肘,他只觉得手肘一麻,手中的吊瓶已经摔在了地上。

“对不起。”少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来。

“啊……没事。”张索性将针头拔掉,转头看向她,“你去哪儿?医生不在上面。”

但是……没有人。

地上的玻璃碎片由于他猛然后退发出哗啦一声震响,滚下楼梯,又看见……又看见这种东西了。

他这才想起来……她一直穿着白色的裙子,但是现在……现在还是很冷。欧阳倩……也来了这里,她说‘对不起’,难道……

他不可抑制的往坏处想,欧阳倩虽然看起来比普通人厉害一点,但是他还记得他们刚刚认识那次,他对死亡……好像根本没有畏惧一样。

他再也顾不上害怕,匆匆往地下室跑,有些人消失都是毫无预兆的。如果欧阳倩也出事的话……他会……他会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靠在墙壁上,他小心地摸着灯。

这种黑暗太深,他却没找到开关,地下室里没有风,倒是十分阴冷,他呼了几口气,再往前摸得时候手指却碰到了什么东西……

不同于墙壁或者开关冰冷的触感……那种划过指尖的感觉,像是布料……

“欧阳倩?”

黑暗中的人没有说话,他却能感受到那道视线的注视。这么黑的地方,自己连对方的轮廓都看不到,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喂……”张然担忧地看了看诊所里面的门,“你说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他们不就是上个厕所吗……怎么会这么久……”

秦铭睁开眼睛,张然脸上的笑有些僵硬,“这家诊所……总觉得特别阴冷似的……”

“你不想呆就可以走。”他又闭上了眼,侧了侧身,将后背留给了他。

“其实我也想走。她一定等急了,我又没有,不能告诉她……对了,还有宝宝。话说大哥……我这么叫没事吧……你有孩子么?我家那个小家伙真的好玩极了,就说长牙那会儿,一见我就咬,却不咬妈妈,劲儿竟然很大,真是小白眼儿狼……”

秦铭听着他絮絮叨叨说个不停,从孩子长牙说道儿子未来娶妻生子,从老婆的温柔说到变成以后的白发老婆婆,语气里充满幸福感,让他莫名的心烦气躁,低吼了一声:“别说了!”

张然的声音戛然而止。隔了好一会儿才低声说,“那我自己进去看看。”

“别去!”秦铭蓦然坐起来后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看着司机震惊的脸,他紧紧皱着眉,好一会儿才说:“你做什么都随你。”

“其实你也怕吧?”张然笑了。他笑起来很有些爽朗的味道,“反正也没事,你又不喜欢听我说话,我们去找医生聊天好了!”

“有什么好聊的?”虽然这么说,秦铭却站了起来。

“有啊,可以聊小孩啊。”张然笑了,“虽然是小诊所,应该也会有很多小孩子来看病,医生也会懂很多的。”

秦铭依然面无表情的,却已经没有开始那么烦躁了,“你真是满脑子儿子……”

“看这样子就知道你没有,你有了自然就知道啦!”

他们去了医生的办公室,也去洗手间看了一圈,却什么都没有发现。秦铭走在张然的后面,心中却有些怅然……这里当然不会有人了,就算有人的话,也都在下面了。这个叫张然的司机在外面的时候怕得很,现在却像被吓出胆儿来了,这个房间敲一敲,那个房间敲一敲……本来安静阴冷的楼道硬是有了热热闹闹的感觉。

共 5 6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个悬疑故事吗?有点像,不过情节有点乱。骨折去医院,医生没怎么检查却能确诊。打点滴,东走西走,还摔碎药瓶。最后是女主角失踪,预示什么呢?难解。(东方叔)

1楼文友: 2 : 0: 6 这是一个一个坑哈哈 秋风细雨,何处话凄凉? 人已散,道已荒,悲坟情塚,月苍茫。 重逢喜,离别伤,十年相思,百年泪, 悠悠千年情堪殇!

无锡固生葆元春堂南禅寺馆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东院预约挂号
福州专门治癫痫病医院
珠海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乌鲁木齐治癫痫病的中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