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唔相信彵壹定會好起來嘚7z7z

2019-07-14 02:15: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相信他一定会好起来的”

15:41:17 ??来源:合肥 ??

11月5日,在安徽中医院神经内科脑病中心大楼二楼8号的病房里,身高不到一米五的戴群芳正在忙碌着,刚刚打扫完一楼大厅的卫生,她又匆匆赶往二楼的8号病房,用手摸了下躺在床上丈夫的额头,感觉丈夫的烧退了不少。

看着躺在床上的丈夫,今年47岁的戴群芳的眼睛湿润了,她永远也忘不了2013年3月28日那个恶梦般的深夜。戴群芳的丈夫在合肥一家工厂做焊接工,去年3月28日的深夜,丈夫从单位回来,突然高血压发作昏倒在地上,一家人急忙将他送进了医院,脑溢血,经过五个多小时的手术后,丈夫的生命留住了,但因为颅内出血过多,整个人全身瘫痪,陷入了神志不清,成了植物人。

家里的顶梁柱倒了,戴群芳一下子陷入了绝望。“我好几次想从医院的大楼上跳下来,来个了断,可想到孩子还小不能没有妈妈。”戴群芳哽咽地说。“有一次儿子哭着告诉我,他不想上学了,他要回来看顾爸爸。”儿子的话让戴群芳心如刀割,“我告诉他,爸爸还有妈妈,你要好好上学,家里的希望就在你身上。”母子二人抱头痛哭。

丈夫的病因术后留下的后遗症和并发症,离开医院可能随时会遇到生命危险,为了让丈夫得到自己贴身的照顾,在医院的照顾下,戴群芳将自己的保洁工作调整到丈夫所在的脑神经内科的病房,于是,她和丈夫都住进了同一个病房。

病床边摆放着一个一人宽的折叠帆布床,这就是戴群芳夜晚睡的床。“一年零7个多月,我每天晚上睡眠不足4小时,起来看看他,给他喂点食物和水,怕他有什么异样”。

据了解,戴群芳和丈夫胡国权老家都在肥西,21年前,二人经亲戚介绍后结为夫妻,丈夫从部队退伍后分配到合肥化机厂工作,二人一起来到了合肥,住进了化机厂宿舍,婚后的生活简单而甜蜜。

“家里就一个孩子,他好好的时候,一个月三四千元的收入,日子还能过得去。”可丈夫病倒后,家里掏出了所有的积蓄,还从朋友那借来了很多,现如今,丈夫每个月医疗费要五千多元。为了省钱给丈夫治病,戴群芳过着拮据的生活。现在,除了一些医疗和大病救助之外,生活只能勉强维持。

怎么在微信上卖水果
开一个微商城多少钱一个
微信卖东西怎么推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