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我的聊斋画本 第八十四章 老道士的“灵药”

2020-01-17 00:04: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聊斋画本 第八十四章 老道士的“灵药”

张大户心中还记恨着道士的欺骗,但是既然赵公子和周围人都开口劝诫,而且张大户也不想给众人留下小心眼记仇的印象。于是他厌恶地摆了摆手,让家丁将道士赶出院内。

道士犹然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只当作自己本地的名声坏了,以后只能去外地坑蒙拐骗。但是保住自身,没被打成残废已经是万幸,他千恩万谢地向后退去,出了张大户宅院立即快步跑远。

破落书生悄声跟着道士远去,怀中刀刃闪闪发亮,等到没人的地方解决这个过于聪明的家伙。

张大户家里,酒席仍在继续,赵公子目光灼灼地看着院子内诸人。其他几个道士和尚面面相觑,纷纷跪倒在地,豁出去脸皮,大声祈求张大户赵公子饶过他们一次。

张大户心气愈发不顺,没想到上门来的全是骗子,难道大家真当作他傻?

可是既然已经放走了一个,剩下的全打一顿会让这些酸儒议论自己不够大气,张大户捏着鼻子,吞下这口气。

不想,还有一个最不像正经人的老道士,踌躇地杵在原地,不肯承认自己是骗子。

这老道就是白泽眼中,带着些许灵韵的那个人。老道士眼神十分挣扎,虽然跪倒在这里能全身而退,但是想想也知道,承认自己是骗子之后,名声就全完了。

但是相反,如果自己这个时候能拿出真本事,折服在场众人,今后必然会名声大噪,以后骗人不愁大家不相信自己。

老道咬了咬牙,满是肉痛地从道袍中掏出一个精致小瓷瓶,大步越过跪倒的众人,举起瓶子开口道:

“张居士,您身边的赵公子虽然见多识广,但是老道却并非鸡鸣狗盗之辈,这瓶子里装的是我练出来的灵药,吃了之后立即见效。”

众人都望了过来,只见这老道浑身脏兮兮的破烂道袍,说话的时候还不忘抓挠一下道袍上的虱子,右手拿着杖子,仗上挂着个葫芦,不像个道士倒像是个街头卖药的。

不用赵公子开口,跪在地上的一个同行就率先嘲笑地道:

“喂,老道士,骗钱挨打天经地义,老老实实地跪地讨饶就好,强装下去小心你那些跌打药以后都得给自己抹上!”

周围人都快活地笑了起来,一个坐在不远,衣着肮脏的糙汉子书生开口调笑道:

“老道士,你卖不卖男女房事用的药丸儿啊?”

老道士满脸涨红,举起瓶子大声道:“有!这里面就是!治阳痿,还治男人器小,用不了一会儿,立即见效!”

人们笑得更加大声了,大家没想到这老道还真蹬鼻子上脸,说他是卖药的,立马拿出房事的药来。

赵公子也笑了起来,不过他不想节外生枝,指着仍在和别人辩论的老道,对着张大户开口道:

“张叔父,这骗子手段实在低劣了些,被咱们揭穿还不知道悔改,让几个护院狠狠打他一顿,停止这场闹剧吧。”

可不想张大户肥脸上笑意盈盈,却来了兴致,摆手道:

“贤侄,这老道挺有意思,反正他说马上见效,咱们且看看他还能耍出什么花招。”

说罢,张大户让管事牵来一条黑狗,让老道把药给狗试一试。

老道士满脸的心疼,从瓶子里倒出高粱粒儿大的药丸,掺在一块肉里,让狗吞了下去。

这药一下肚子,三五个呼吸之间,狗立即起了反应。

只见这黑狗两眼通红,下腹直起拖拉在地上,焦躁地满地乱窜,开始大力挣脱绳子。

眼看牵狗链子那家丁就是不肯松开,那黑狗恶吼一声,将他扑到在地,撕咬家丁的衣服,院子里一片大乱。

张大户看到那家丁满腚伤残,却丝毫不见着急,在正厅门口放声大笑起来,夸奖老道士的药还真好使。

最后实在没办法,两个持棍护院将狗打死在原地。几个人将趴在地上的家丁扶起来,可那死狗的家伙事儿却怎么也拔不出来,那家丁一瘸一拐之间,菊花被捅的血流不止,只能连着黑狗一起被抬出院子。

人们再也不敢小瞧老道士,指着家丁屁股和一柱擎天的死狗议论纷纷。张大户也站起了身,大声笑着问道:

“老道士,你这药只能壮阳吗?”

那老道士终于扬眉吐气,直起了腰板。破旧道袍迎风飘扬,现在看着倒也有三分仙意,“张居士,我这药的功效刚才就说了,壮阳只是附带的效果,主要的作用是治疗器小!”

张大户十分意动,看样子很想自己也尝一粒试一试。

赵公子看着老道眼露凶光,却脸上一脸和煦地劝解张大户,让他先找一个人吃了试一试,要不万一药有副作用,吃坏了怎么办。

张大户头脑冷静了些,想想也是这个理,开口道:“可有人愿意试一试这个药?”

院子中都是文人,虽然对这效果很眼热,却自持矜持,不好意思先开这个口。率先开口的,岂不是自己承认兄弟不如别人?而且万一吃了之后露出洋相,以后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赵公子眼睛一亮,急忙打了个手势,白泽身边的中年人看到手势后,立即站起了身,开口道:

“张乡绅,我来替您试一试药效吧!”

没人开口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先开口丢人,但是看到机会被别人抢先一步,周围书生眼光又都愤恨起来,恨不得那是毒药,一吃就死。

可是那老道士却不干了,推脱拒绝,说什么机缘只有一次,送给张大户的药就那一颗,给狗吃了就是狗的机缘。

张大户明白他的意思,一摆手道:“道长的确是修行真人,来人啊!看赏!”

一个管家端来一盘五十两银子,老道士从未见过这么多银子,笑得合不拢嘴,急忙又从小瓷瓶倒出一粒,给中年人递了过去。

中年人看了看赵公子的眼色,眼睛一闭,将药丸一口吞食下去。不到几个呼吸的功夫,中年人开始忍受不住,身体不住地颤抖,裤裆膨胀起来。

延安市中医院
延庆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郴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治疗好
金华治疗睾丸炎方法
潍坊治疗阳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