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全球化下的比利时本土足球远没有他们国家队

2019-07-09 16:50: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全球化下的比利时本土足球:远没有他们国家队那样光鲜亮丽

编者按:在过去的这届世界杯上,满是精英的比利时队以季军的成绩交出了一份令比利时足坛骄傲的成绩。从表面上看,比利时足球似乎欣欣向荣。然而当你真正关注起比利时国内的足球环境时,一切远没有人们预想的那么好。比利时国内的足球究竟发生了什么呢?通过TheseFootballTimes的专栏作家亚历山大-谢伊的文章,让我们一探究竟。全文如下:

身着藏红色衣服刚果妇女们在大声地聊着天,一旁炖着事先腌好的羊肉,空气中散发着开心果浓厚、舒心的香味。而在旁边的市集摊位上,埃塞俄比亚人向摩洛哥家庭出售着酥软的面包,光滑油亮的表面上还覆着味道香醇的羊肉切片和香甜的芒果,每位食客都带着快乐的表情品尝着。加纳人则对路过的人们吆喝着“进屋吧,进屋吧”,邀请着人们坐下来尝尝芝麻菜拌辣椒。

这是在布鲁塞尔南站的巨大、深邃的铁路拱桥下的景象,在一条充斥着破旧成人娱乐用品商店和24小时酒精类饮品商店的街道上,许多非洲移民每周日都会聚集在熙攘的市集摊位前吃着、笑着。铁路上方是光鲜、现代的欧洲之星号列车,铁道之下的环境则显得肮脏、破旧。这些人每个周末都在这里相聚绝非巧合。“这样聚在一起会令我们觉得伦敦只有90分钟的路程而已,”一位塞内加尔人在接受《比利时晚报》采访时说。“我们这样做是因为,这里会提醒我们,我们距离更好的生活只差一趟火车之旅。”

而距离3英里外的城市另一端,球场的聚光灯映射在当地画廊的橱窗上,另一群人也相信,他们距离伦敦只有90分钟的路程。那是在2002年12月,在一座被松树围绕、小得像是薰衣草色巧克力包装盒的球场,安德莱赫特主场迎战比维纶,一支全队梦想着去英格兰踢球的球队。当时,阿森纳的球探托尼-班菲尔德也在球场看台观战,而比维纶的两位19岁科特迪瓦球员亚亚-图雷和埃布埃都在赛前接受了采访,他们说出了自己对未来的期待。

就像在铁路拱桥下的移民们憧憬着更美好的未来,比维纶的11名科特迪瓦球员在来到安德莱赫特那座著名的球场时也期待能够用出众的表现征服海外球队的球探们。“我们知道今晚有球探在看比赛,精彩的表现会改变一切。”埃布埃在接受RTL体育采访时说。图雷也同意他的观点:“我们觉得自己距离一场重大的转会就差一场比赛了。”

(图)亚亚-图雷在比维纶开启自己的职业球员生涯

比维纶的球迷们绝不想听到这样的赛前采访。在安德莱赫特的贵宾包厢里,一位身着灰色西装的前比维纶球员哀叹于这种“雇佣兵”文化,他甚至在谈到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时使用了带有种族歧视意味的“黑人(negroes)”一词。他在接受德国的《明镜周刊》采访时说,“1979年,我们(比维纶)在欧洲冠军杯淘汰国际米兰的时候,球员们都是白人。我们当时不需要这些黑人(negroes)。”当以10人作战的安德莱赫特出人意料地以的比分大胜此前状态不俗的比维纶之后,他的怒火更盛了。他低声嘀咕着,然后找了个理由离开了包厢。

在进入21世纪后的第二个年头,比利时仍然在试着接受自己的新身份。在很多人眼里,这是一个装饰华美的候车室,一个在全球化世界里的交通枢纽;投资者因这里没有经济管控而想要前来投资,移民们因这里只需逗留两年便可得到欧盟护照而想要前来暂住,企业因这里的地理位置可以令货车快速地往返于英国、法国和德国等地而前来入驻。但没人真的想留在这里。

同样是在2002年,根据经济和运输络的发展情况,比利时就已经是全球化程度位列世界第三的国家了。然而,尽管很多人都会途径这个国家,但它仍给人以一个陌生的形象,比利时不过是各类人达成其目的的一种方式罢了。在年期间,有60%的比利时农企被外国投资者接管。

但这些投资者们并非寻求通过创造工作岗位、提高福利或改善社区环境等方式出发而注资。相反,他们的行为是一种带有投机意味的风险投资。他们剥离资产、关闭工厂、进行裁员。在年期间,这些被外国投资者接管的农企有80%都出于盈利的目的,在被接管的两年内以“极富效率”的方式再次被出售。随着全球化的铁蹄无情地踏过本地人,以及失业率的增长,比利时各省的紧张局势渐渐加剧。

比维纶的主场位于东佛兰德省,有8000个座位,场外热卖的则是渗着一层层粘稠蛋黄酱的薯条。比维纶这座城市或许没有教堂和电影院,但球场外的那些活动房屋全都涂装着比维纶俱乐部的黄蓝色调,而这座城市的货车司机和水手有一个比利时人共同的爱好:吃薯条。

(图)比维纶的球迷们

比维纶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地方,比利时足球在这里进行了足球全球化的第一次尝试。当温格于2001年12月与他的法国籍商业伙伴让-马克-吉尤漫步在这座城市的大街上时,很难想象他们能在那幢两层高、由红色的砖瓦砌成的房子里有着如何吸引人的发现。那里不仅仅是货车司机和水手们的家,也是整个佛兰德地区最排外的社区之一。

温格和吉尤的计划非常简单。后者与时任阿森纳主帅合作建立了一个叫做Goal的公司,旨在利用俱乐部作为窗口,将吉尤在科特迪瓦首都阿比让的青训营中的球员们运作至市场中。阿森纳方面获得了图雷等球员的优先签约权,作为交换,他们将格拉汉姆-斯塔克、斯蒂夫-西德维尔、伊戈尔斯-斯特帕诺夫斯租借至比维纶。在这项合作达成之后,截止至次年12月,比维纶在一年的时间里就迎来了17名科特迪瓦球员和2名西非球员。而到了2003年1月时,在比维纶的首发阵容中,除了1名比利时球员之外,其余10名球员均为科特迪瓦人。

“球队的黑人球员太多了,”比维纶球迷组织的负责人伯特-坎特在球队对阵安德莱赫特前在会议中向俱乐部高层如是说道。这种看法固然令人失望,但这对于这样的一座城市而言却没有什么可惊讶的。弗拉芒集团,这一极右翼的佛兰德国民政党就发源于这里。在2004年,该党赢得了地区议会中26%的席位,有超过一半的比维纶民众投票支持他们。

该党领袖史蒂文海登斯到现在依旧对自己当时所提出的“道德沦丧”的警告感到满意。当时,他因吉尤带至比维纶的科特迪瓦球员们而做出了这样的言论。“非洲人正在把我们的比赛、工作偷走。如果这里的外国人越少,我们的街道就会越安全,”他在接受《明镜周刊》采访时说。

在2005年,比维纶引入外资的尝试开始遭遇不和谐的音符。迎接科特迪瓦前锋基普雷-凯普尔的是球迷们模仿的猴子叫声,即便他在赛季进行至1月初时就已经打入了11粒进球。阿塞尼-尼也曾称,自己在市内遭遇种族歧视行为后很害怕走出家门。

(图)吉尤将他青训营的非洲球员带至欧洲发展

时年6月,国际足联对阿森纳与比维纶的关系进行了一项调查,他们认为吉尤的协议违背了第三方所有权的相关规定。2006年,比维纶决定终止与吉尤的合作,并准备向他起诉。“我们想要让球队重新变得更‘比利时’一些,”俱乐部主席弗兰斯-范霍夫说。

如果你在一个周日的晚上开车沿着比利时的E40高速公路驾驶,渐渐地你会在沿途看到那些没人会去的小镇上闪烁的灯光。在途经利尔斯、洛默尔、拉卢维耶尔、莫斯克伦、韦斯特洛时,你仿若是置身于一幅巨大的画布中,其中满是虚无、黑暗。突然,“足球教堂”那耀眼的照明灯映入了眼帘。就像是魔法灯笼一样,这灯光的海洋吸引着当地的人们前往球场。所有球迷都会告诉你,这在黑暗中的灯光是多么神圣;它就像是电影放映机一样,把我们的希望与梦想全都投射上去。

然而,随着时间来到2010年,越来越多的魔法灯笼开始隐入黑暗,火焰渐渐熄灭了。2010年3月,比维纶传出要破产的消息。据称,这家一度由吉尤一手掌控的俱乐部由于组织结构不完善、与当地社区联系不密切等原因,无法维系下去。前一年,皇家莫斯克伦精英和拉卢维耶尔这两家颇有名气的球队也宣告解散。而前者更是一度与外资眉来眼去,最后却引火烧身。

叶者云(译注:此前大多数国内媒体均称其为“叶泽云”,但根据比利时媒体文章中的介绍,结合国内的报道,其真实名字应为“叶者云”)是一位与亚洲赌博产业有着不透明联系的中国商人。从2000年开始,他就在比利时生活,并被时常拍到与利尔斯、拉卢维耶尔和圣图尔登的俱乐部高层走在一起。在2005年,警报开始拉响了。在拉卢维耶尔客场战胜圣图尔登的比赛中,圣图尔登的丢球里有两球看上去是门将故意出现失误而造成的。而在下一周的比赛中,轮到拉卢维耶尔的球员消极地对待比赛了,他们似乎有意令韦斯特洛在比赛的最后10分钟打入两球。英国博彩机构Betfair在发现了异常的投注情况后揭发了这件事。

他们发现,在这两场比赛中,亚洲市场有共计60万欧元的金额投注在比赛的正确结果中,而这个数额庞大得不太寻常。在调查中,利尔斯和拉卢维耶尔都被怀疑是比利时足坛中操控比赛的罪魁祸首。此后,利尔斯直接被降至第三级别联赛,35名拉卢维耶尔的工作人员及球员被比利时司法部指控。由于无力支付诉讼费用,拉卢维耶尔无法继续支撑下去。

(图)在受到指控后,叶者云便从比利时警方的眼中消失了

“比利时足球已经进入了一个‘赌场资本主义’的时代,”比利时首席足球经济学家托恩-维姆-拉格在2011年时如是说道。维姆-拉格所贴上的赌场资本主义标签不仅仅指叶者云的丑闻。更是泛指比利时的俱乐部已经沦为了国内外投资者迅速变现的对象。

梅赫伦、利尔斯和莫斯克伦都在本世纪初为资本而屈膝。在看到投资者涌入后,他们都曾用着看似无力维系下去的资金规模在转会市场上进行着操作,推测自己将得到注资。他们也希望能够通过获得欧战资格来填补上这笔亏空。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发展下去。梅赫伦和利尔斯都勉强逃过了破产清算的命运。莫斯克伦和另一家比甲俱乐部KFC洛默尔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分别于2003年和2009年破产。

这些球队消失得如死一般的寂静。而在那些幸存的球队中,只有梅赫伦挺身而出,呼吁在俱乐部所有权的模式上沿着球迷优先的路线进行改革。但在指导性的政策到来前,比利时足球仍处于一种被剥削的状态。或许外国投资者在面对估价为2亿欧元的安德莱赫特时还有所犹豫,但放眼整个联赛,这些亿万富翁们可以很轻易地拿出些零钱就将奥伊彭、科特赖克、罗斯勒和韦斯特洛这样的小球队收入囊中。如果你的投资没有得到预想的效果?好吧,你只会亏上几百万欧元就可以止损了。

利尔是一座典型的比利时工人阶级城市,这里有着外表斑驳的排屋、锈迹斑斑的工厂和废弃的仓库。不过你若是在这座城市那风景有些枯燥的街道上漫步的话就有点冒险了,鲜明的黄色和黑色会在突然之前围绕在你的身旁。在这里,一旁的Kockste小吃店飘散出薯条的香气,而在一条叫做Voetbalstraat的街上,利尔斯在1997年历史性地赢得联赛冠军的巨幅壁画统治着这座工业城市的天际线,上面描绘着那支冠军球队中的两位功臣,鲍勃-佩特斯和斯坦利-门佐。

(图)利尔斯的主场

利尔就像是后来的莱斯特城一样,这座城市的球队在人们看来根本没机会赢得冠军,而更为特别的是,利尔斯的球员们大多都出自于当地。好吧,说利尔像是莱斯特,但就在今年6月,拥有112年队史的利尔斯在埃及亿万富翁马蒂德-萨米运营下遭遇了破产。

萨米是在2007年买下利尔斯的,他是开罗一家名为瓦迪格拉的资产公司的老板。而令人困惑的是,在埃及,还有一家足球俱乐部也叫瓦迪格拉。萨米收购利尔斯的时候,他只动用300万欧元就买下了这支当时降入乙级、渐渐衰败的球队。萨米随即向当地球迷夸下海口,在5年内,利尔斯要再次出现在欧冠赛场。而这一切的开端的确不错:在2010年,利尔斯重返顶级联赛。

但萨米的雄心壮志似乎却有所动摇。他承诺的2000万欧元的球场改建资金搁置了,他的注资几乎用光了。球队突然开始大量签下瓦迪格拉的球员。

在此后四个赛季里,利尔斯的成绩渐渐降至积分榜下半游,队中每个赛季都要有4到6名瓦迪格拉球员。

利尔斯的球衣颜色也改变了,球队主场的黄黑配色以及客场的蓝色配色与瓦迪格拉的相同,两队队徽的颜色和样式也极为相似。球迷们曾对此有过抗议,但萨米甚至威胁称要把球队的队徽改成一只骆驼。在球迷们的眼中,萨米的经营是在压榨俱乐部,他只是寻求俱乐部在每个赛季保级即可,然后坐收1000万欧元的转播收入。

“这家俱乐部丢掉了灵魂,”俱乐部传奇人物埃里克-范梅尔在2015年1月悲伤地说道。4个月之后,利尔斯最终降级。而球迷们更是以模拟葬礼的方式对此进行着嘲讽。不会有人知道,距离利尔斯真正的“葬礼”,这也只是早了3年而已。

(图)在球队宣布破产后,利尔斯的球迷们打出标语

这样的一个故事在比利时足坛流传甚广,外国投资者们进入比利时联赛的动机也显得越发荒谬。维塞是一个美丽、繁荣的城市,它位于默兹河上游,有着漂亮的鹅软石路和巨大的老橡树。这并不是一个有着悠久足球传统的城市。当地球队维塞此前最出色的成绩是在1994年闯入至比利时杯的32强。

这一切在2011年巴克里家族入主维塞之后改变了,这个拥有通讯公司和矿业公司的家族在印度尼西亚当地甚至还有一定的政治影响力,他们收购球队的举动令很多人感到惊讶。究竟是什么吸引着阿布里扎尔-巴克里入主一支比利时次级联赛的弱旅呢?他可是巴克里集团的老板,更是印度尼西亚即将在2014年进行的总统选举的候选人。这个问题的答案看上去是出于政治目的,他寻求用这种方式来让自己在国内更受欢迎。

正如他当时的竞选对手埃里克-托希尔后来在2017年一度入主国际米兰一样,巴克里试图用足球来取悦雅加达的选民,巴克里集团旗下的印尼第一电视台(TV One)很快就开始播出维塞俱乐部的真人秀节目。在雅加达的政治分析人士看来,这种电视节目是巴克里方面以一种投机取巧的方式来试图让公众看到自己热爱足球的一面,转移自己在2006年在火山喷发事故中的问题。当时,位于东爪哇的鲁西火山爆发,据称爆发的原因是一系列水下探钻活动造成的,该事故共导致14人死亡,6万人无家可归。

(图)托希尔入主国米的行为也被认为是为了在民众面前塑造形象

不出预料,当满是印尼球员的维塞未能在注资后的首个赛季升入顶级联赛之后,巴克里对此失去了兴趣。他先是试图买下比甲球队沙勒罗瓦,随后又展现出想要完全退出的念头。注资停止了;俱乐部无力维系联赛对球队的要求。在2014年,维塞宣告破产。

在比利时足球荒诞的戏剧中,维塞绝不是第一个被卷入至真人秀的足球俱乐部。2014年,韩国商人沈赞求收购了比乙球队蒂比兹。而在收购时,沈赞求并没有提及此前他已经与韩国电视台KBS签下了围绕该队展开的16集真人秀节目。

在他入主球队之后,有10名蒂比兹一线队球员被解约,取而代之的是20名韩国年轻球员。然而,在这些人里,只有两人曾出现在一线队的替补席。在2017年,蒂比兹从一支升级的热门球队衰败为一支在积分榜下游挣扎的球队。他们在过去的这个赛季里降级,遭遇利尔斯那样破产、消失的结局大概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滑稽的真人秀只是一方面,真正危险的是,比利时的俱乐部们似乎成为了达成不正当目的的对象。在这几年的一个典型案例就是一度消失的皇家莫斯克伦精英被改制为皇家莫斯克伦-匹卢维兹。在2015年,超级经纪人皮尼-扎哈维和法利-拉马达尼从一家在马耳他注册、名为马耳他足球有限公司的地方买下了莫斯克伦。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有9名来自于塞浦路斯球队阿波罗利马索尔的球员,通过各种方式,最终加盟了莫斯克伦。

在2016年12月,《明镜周刊》在调查中发现扎哈维是阿波罗利马索尔的大股东。令人担忧的是,阿波罗利马索尔的股东们正利用其俱乐部为平台,非法注册球员的第三方所有权。这是国际足联明令禁止的影子交易的实例,即球员们秘密地被像阿波罗利马索尔这样的俱乐部买下,但却从未真正地在队内踢过球。阿波罗利马索尔会保留对于这些球员的经济利益,然后在他们从原俱乐部转会至欧洲大球会时获取利益。

(图)扎哈维还在今年成为了莱万的新经纪人

在扎哈维时代,隶属于莫斯克伦的右后卫尼古拉-阿克森蒂耶维奇在2012年从贝尔格莱德游击队转会至维特斯后开启了自己在西欧的足球生涯。然而,尽管两家俱乐部都在媒体上发表了声明,但他并未真正地加盟维特斯。他实际上与阿波罗利马索尔签下一纸为期4年的合同,即便他从未落足于塞浦路斯。在与阿波罗利马索尔签约三天之后,他以租借的方式加盟了维特斯。

在随后的四年的时间里,阿波罗利马索尔又将他租借回贝尔格莱德游击队,之后又租借至OFK贝尔格莱德,最后来到了莫斯克伦,而他每次换队都收到了转会费。类似的情况还发生在罗马尼亚的潜力小将克里斯蒂安-马尼亚身上。在赛季,莫斯克伦曾声称他们以租借的方式从切尔西引进了他。但实际上,切尔西从未签下过这位球员。尽管他的老东家、罗马尼亚俱乐部康斯坦察未来称他们将其出售给了切尔西,但实际上他们却是将其交易至阿波罗利马索尔,然后马尼亚再被租借至莫斯克伦。而声明中提到的“从切尔西租借”似乎是抬高其身价的一种尝试。

(图)罗马尼亚小将马尼亚也曾受到影子交易的影响

随着比利时国家队交出了一份优异的世界杯答卷,或许是时候回头看一看,评估一下本国联赛的状况,问出“比利时足球消失了什么?又剩下了些什么?”从表面上看,全球化是比利时足球成功的一大重要角色。如今,很多比利时球星都依靠着当年移民的权益,通过荷兰和法国等地的青训营,成长为如今海外联赛的精英球员。

然而在比利时国内则是:尽管整个国家的顶尖球员鲜有像如今这般出色,但国内大多数俱乐部的境况却从而这么糟糕。不受约束的全球化正在整个国家构建着一条通向毁灭的道路,路面满是一家家曾经活跃在赛场上的俱乐部。

随着比利时足球进入到赛季,其前景看上去仍然颇为荒诞,在8家乙级俱乐部中,有6家的所有权在外国投资者手中。中国商人戴秀丽就在此前投资了鲁瑟拉勒,而在今年1月,沙特王储阿卜杜勒-本-穆萨德则收购了比尔肖特。这些俱乐部老板真正想要从俱乐部身上获得些什么?又有多少球队会渐渐从黑暗中看到他们的“足球教堂”所散发出的光芒?一切还有待观察。

更多中超联赛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撤职两部长并提请解散
春晚语言类节目审查开始曹云金意外露面图
政协统战工商联传达学习省党代会精神丽江省
巴甲球员孔卡加盟广州恒大转会费千万美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