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凤行末世 第169章 真相

2019-12-04 04:47: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凤行末世 第169章 真相

她此刻心里的震动一点都不比帝风行少,她居然在他眼底看到了恐惧,因为了解帝风行,所以她比谁都更明白妖要让这个人感到恐惧根本是不可能的事,而如今也有了牵挂是吗?心底一暖,有些情感如蜜糖一样慢慢融化,蔓延到身体每一处。

“没有下次。”莫颜郑重地看着他道。

听到这四个字的瞬间,某人身上的寒意终于消得差不多了,内心暗自松了口气。

夜色静好,幽幽月光透过窗户纸洒在相拥而坐的两人身上,久别重逢、大难不死都有理由让彼此更加珍惜眼前人。

“你为什么会被千水暗算?”莫颜突然问道,这个疑惑在她心中徘徊了很久,以帝风行的警惕,哪怕再信任千水想要取走他的心头血也还是有些难度的,除非千水的实力远远高于他,但就算如此今日千水出现的那一刻帝风行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如果是被暗算,怎么可能没有怒意?恐怕杀了对方的心都有吧。

“是我自愿的。”帝风行口里突出的话让人大惊,他顿了顿补充道:“我们做了场交易。”

“交易?”果然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她帮我护住了一个人。”帝风行沉声道,说到此略有些犹豫,最后还是选择告诉她:“一个沉睡了很多年的人。”

莫颜大致已经猜到此人是谁了,还记得自己和帝风行第一次见面被追杀掉下仞魂崖,也就是在那里因为冰火龙果自己逼他许下做自己保镖的承诺,当时他对冰火龙果志在必得甚至不惜杀了自己,虽然那时他们连对方是谁都还不知道,但一想到他曾经为了另外一个人差点杀了自己就觉得憋屈。再后来,拿到银皇花自己也出力不少,算起来她和他还是因为那个人才会走得越来越近呢,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儿。

帝风行当然不知道

,此刻被自己拥在怀里的人儿竟然为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吃起醋来了。

“那绿水宗呢?”

帝风行沉默了一会儿道:“也是我自愿去的。”

莫颜本只是随口一问掩饰自己的情绪,没想到炸出这么个答案来,瞬间从他怀里坐起来,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读懂她眼底的疑问,帝风行想了想道:“那里有我需要的东西,紫云草。”

倒吸了口凉气,紫云草,十级灵药,这等几乎存在于传说中的灵药没想到绿水宗居然有,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五大宗底蕴深不可测最不缺的就是宝贝。

冰火龙果、银皇花加上此次的紫云草,猛地看向他:“难道你要炼制九转丹?”

略有些惊讶地看向莫颜,帝风行挑了挑眉:“你知道九转丹?”

这回答几乎是默认了,努力平复下心中的震惊,九转丹对常人无用,但如果有人身受重伤命悬一线,只要能护住心脉哪怕就剩半口气也能救活。可最难的便是护住心脉,尤其是时间长了,试问一个人不吃不喝不修炼只剩半口气还能或多久?难怪,难怪他答应和千水做交易,宁愿拿出自己的心头血,千水护住的那个人定是自己猜测的那人。

见她眼神飘忽不定,帝风行沉默了,想了好久才解释道:“我不会做完全没有把握的事情,绿水宗的打算我知道,但他们不知道我玄力恢复的速度比想象中的快。”言下之意就是,不会拿信命开玩笑,莫颜听他这么讲稍微好受了点儿。

“北冥域是个意外,我起先并不知道千水也会对他下手。”帝风行淡淡道。

“你有把握从绿水宗全身而退?”莫颜问得有些委屈,既然如此那自己做的那些有何意义。

“我之前和风清远交代过,若在约定的时间未能出来,全力出兵绿水宗。你的出现让我很意外,但很高兴。”听出来她话里的不是滋味,帝风行认真地看着她安慰道,但内心却是真的很高兴,在绿水宗地牢见到她的那一刻这两年来所有的思念都被充盈,心底生出一种陌生的情绪,就像生命中的缺角终于被填满,这种感觉不受自己控制,在以往他是绝对不能容忍自己的情绪不受控制的,但很奇怪这次他并不反感。

“可我还是打乱了你的计划,紫云草也没拿到。”虽然明知道他拿这个是为了去救另外一个人,但心底还是不免有些自责。

“无事,以后总会有机会的。”紫云草既然在绿水宗手里,那就不会跑掉。

“你要救的人是谁?”明知道不该问,但还是没能忍住。

果然帝风行脸色一僵,眼底划过一丝痛意:“等这边的事情结束了,我带你回去见她。”

“好。”听他如此说,看着自己的眼神郑重而温柔,莫颜的心反而平静下来,不再多想。有的人就是如此,简单一句话便让人心安。

月色清幽,也清冷,好比人心。

北冥域若无其事地喝着酒,原本就妖孽的俊颜微醺,说不出来的妖异。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看过千水一眼,哪怕曾经求而不得的人就在身边,也仿佛看不见她的存在。

千水脸色看不出有什么情绪,只是静静地坐着,不说话也不离开。若有心人在此,便会发现她眼底的疑惑和迷茫,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东西的小孩子,但又不得其解。她不是小孩子,相反比常人看得更透彻,可惜当局者迷,又或许她知道答案却又选择不去触碰、不愿承认。

静静地看着北冥域良久,最终还是选择离开,她从未如此过,在知道他受到的苦难时只恨不得杀了那个女人,所以连说话的机会都没给她留下,甚至觉得她死得太轻松了。可是如今,绿真死了,自己却反倒不知该如何是好,或许自己可以把过错归在一个死人身上,但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己啊,是她利用他的信任取走他的心头血,才会让他忍受那般不堪的侮辱,骄傲如他,怎么能容忍。心乱了,思绪混乱地离开这个地方,或许会好受点。

新疆治疗卵巢炎费用
河南省林州市食管癌医院预约挂号
宁晋县医院预约挂号
山东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