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两界第一人 第184章 白谏言黑惩戒

2020-01-16 16:48: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两界第一人 第184章 白谏言黑惩戒

白泽,上古祥瑞神兽,在太平盛世贤明君主在位时,才会现于天下,昔年黄帝巡狩,至海滨而得白泽神兽。此兽能言,达于万物之情,故帝令图写之,以示天下。

帝贤明,白泽出。

胡不归暗暗纳闷,这老怪物多半能瞧破他两人的易容,但是盛情相邀就有些奇怪,难道是要给季雍带话。

白泽居的院子里植有修竹兰萱,供食客小坐的桌椅精洁,纤尘不染。

少时,白泽将拌好的两碟牛肉送上,模样看着倒是很普通平常,薄薄数片水煮牛肉,和华夏菜市场随处可见的一样,放上寻常的芫荽秋油调和五味拌成。

夹了一块放入口中细嚼,尝一尝才显得好来,牛肉的选材火候简直无人能出其右,无筋无络,香嫩醇厚,唇齿间嚼起来每一口都会添一重滋味,看似不经意撒上的白芝麻又锦上添花,以胡不归的彭祖传人的辨味之能,竟然不能全然尝出他一锅煲牛肉的老汤中有多少种调料。

白泽又端了两碗晶莹的稻米饭来,从头到尾都不多发一语。

上古的老怪物脾气都要么孤耿要么话唠,看来千万年的漫漫仙途日子不好过。胡不归和轩辕小沉对视一眼,都选择了沉默,埋头扒饭吃肉。

吃饱辞行出来时,白泽送至巷口,向胡不归道:“仙君可否与泽私聊几句?”

轩辕小沉会意,指着不远处视线范围内的一家玉器摊说去那里逛逛。

白泽见她走远,扬袖设了一道仙障,向胡不归问道:“与仙君同来的这位仙子可是你的道侣?”

胡不归不承想他是有此一问,倒也坦然答道:“这要看她愿意不愿意。”

白泽垂手一揖,说道:“泽有一言,恐仙君会觉着逆耳,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说无妨。”

“这位仙子本是鸾凤之像,可是咒中恶咒缠身,于福泽有亏,本应该早已香消玉殒,有大法力者以失却之阵为她续命,但那咒术泽思之竟无法可解,身边挚爱亲朋亦会被牵累厄运缠身,恕泽直言,她于仙君实不算是大好姻缘。”

胡不归笑道:“白泽上神,你修了万载还是一样清心寡欲的性情,我不服不行。”

白泽肃然道:“无欲则刚,关心则乱。若是仙君一意孤行的话,恐怕将来会有马嵬之乱。”

胡不归向书中仙问道:“这爱打哑谜的老上神在说啥,什么马尾不马尾,我还牛犄角呢。”

“仙尊,他是拿杨贵妃死于军士哗变来做比喻,说轩辕仙子是红颜祸水。”书中仙语气凝重。

胡不归面上一冷,负手望着轩辕小沉纤弱背影,说道:“什么红颜祸水,都是无能的男人找的借口。”

说完施施然走出仙障,拍拍白泽肩膀道:“行了,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啊。”

白泽伫立在原地,心道:“不愧是帝星之命,竟然能行若无事的走出这仙障,只可惜一意孤行,此子虽有胸怀大志却红鸢星动,他日恐怕还是毁于重情。”

还好他这句没来得及说,不然天命帝星胡小爷肯定是一句话怼回来:“说人话。”

这点小风波,胡不归虽然气闷,但还是控制一下情绪抛在脑后,向着街对面走去。

看样子,轩辕小沉看的摊位上起了一点争执。

夜色已深,她逛的那面具玉器摊子,戴着个毡帽子的老兔爷得闲,正在摊位后面美美地吃一口热饭,任凭她细细挑选,这面具摊两旁货架挂着一排排面具,中间摊布上摆的器物不少,都是些不值钱的美玉边角料,雕琢的小摆饰顽器。

轩辕小沉逐一看去,被其中一件玉雕吸引了目光,玉是白玉籽料,周遭有黄斑巧妙雕琢为稀疏桐荫,庭院幽幽洞门半掩,门外站一手持灵芝女子,门内是一捧着宝瓶的女子。

她珍惜的小心捧起来细瞧,雕工细腻流畅,人物传神,几可听到两女子透过门缝在窃窃私语。

老兔爷见她喜欢,三瓣嘴笑嘻嘻的,露出洁白的大板牙,慈祥地问道:“小姑娘,老朽这手艺如何,这是宫中做玉碗剩下的废弃玉材,我收来雕成的。”

轩辕小沉笑道:“老爷爷的手艺真是巧夺天工,不知道这个玉山要价多少。”

“一两天金。小姑娘可不要嫌贵,这是我心爱之物,若是要得价低了怕买的人不爱惜。”

轩辕小沉也不知道是贵还是不归,觉得匠心独具雕刻的很巧妙,就放下玉雕去拿钱囊。不巧钱囊里只有慢慢一囊仙珠,是胡不归给她备下的,翻来翻去都没有天金在。

她隐约记得一颗仙珠是比天金贵上许多,就向摊主说道:“您老稍等,等下我哥哥过来就买。”

老兔爷当她小女孩家买贵重东西不敢轻率,笑着答应下来,又拿了几样小器物给她看。

这时一双纤手拿起仕女玉雕,丢了三枚天金给摊主,大声说道:“买个小玩意也要找人商量,你不要我买了。”

说话的是一位玄衣赤足的蜘蛛精,杏脸桃腮生得美丽娇媚,身量丰盈比轩辕小沉还高出些许,言语间带着一股骄横之气。

不想那老兔爷甚有风骨,并不看蜘蛛精丢在摊子上的天金,说道:“黑衣姑娘且请慢走,老朽适才答应了这位姑娘给她留着这件玉雕,除非她不要买了,否则你不能拿走。”

那蜘蛛精却不知道在哪里受了气来,正觉得看什么都不顺眼,老兔爷这话一说就觉得是和她作对,出了三倍的价钱都买不到一件破玉雕,就强词夺理喝道:“我已经给过钱,这便是我的,我爱怎么着就怎么着。”

说着就恼羞成怒的把那玉雕往地上一掼,眼看这件凝聚着老工匠心血的得意之作,顷刻间就要毁于一旦。

那玉雕不曾落地,就倒飞至轩辕小沉手中,她救回玉雕,冷声道:“你这般不爱惜,岂能拿走这件玉雕。”拿起摊上的三枚天金往她怀里一掷,自家从钱囊取了一粒仙珠递给老兔爷,说道:“要比价高者得,那这个玉雕我也买了。”

那蜘蛛精更是跳脚,指着她道:“丑丫头,你摆什么谱?”

“就是摆了又怎样?滚一边去。”说话的正是胡不归,那蜘蛛精见又来了帮腔的,自恃修为不差,肚脐嗖得喷出一股毒丝缠向轩辕小沉,丝未至就听嘭的一声轻响,再看时那蜘蛛精已是人影不见。

胡不归好整以暇的转过身,伸手抚摩了摊子上一枚玉蟾蜍,温言对那有些受惊的老兔爷说道:“这玉蟾蜍我加了术印,就不要卖了,留在此处镇着她就不敢找你麻烦。”

深圳曙光医院有哪些医生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专家号
马晓年教授及“创新科技人才奖”得主李非博士共赴第四届诺奖医学峰会
安徽治疗龟头炎方法
汕头治疗包皮包茎手术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