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庸人还真 第一百一十七章 文采风流左柱妖

2019-12-04 08:17: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庸人还真 第一百一十七章 文采风流左柱妖

许长生站在一座鱼山后面,稍稍漫出些后天识神,正在暗中观察这只前所未见的巨妖。

不得不谨慎小心啊,别说新华夏立国六十年都没听过有这般巨妖出现,就连古代的神话传说中也没人见过大半个身子就压住了一座山峰的庞然巨物。如果不是身上穿着马总赠送的阿迪达斯、裤兜儿里还有只小米,许长生会怀疑自己根本就是个古代人,只是做了一个漫长的现代梦。

王强已经不像先前那般激动跳嚣了,十年警龄的老同志最基本的敌我分析能力还是有的,眼前这只龟妖趴伏在锁龙峰上、四周的龟裙、下方的龟腹都还露出了约有四分之一,这龟得有多大?得有多少年的道行了?他甚至想到了是不是该先行‘战略撤退’,然后上报组织调动武警扛上重武器来?真不是不信任许长生,可许兄弟这才几年的修行,怎么看都不够这只老龟一口吞啊?

只有麻辣烫还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手攥着山民土制的弓箭,总想去瞄龟妖的眼睛。反正有许哥哥给撑腰,有什么可怕的?如今在麻辣烫眼中许哥哥就是无所不能的,许长生若说自己有根可长可短、可粗可细的棒子她都会相信。

暗中收回后天识神,许长生微微一笑。险些就被这只小乌龟给吓住了,什么巨大的身躯、什么如山龟体,根本就是这只小龟弄出的幻像!

在他后天识神扫视之下,只见一只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小乌龟正趴在峰顶,一对绿豆眼咕噜噜转动,怎么看怎么是一副猥琐的样子,虽说体躯大小跟道行未必成正比,却让他心情放松了许多,一只装神弄鬼的小乌龟再强又能强到哪里去了?

就连那些鱼山虾山也不过是被这只小龟弄出的幻像大口吞没,其实却是被某种挪移法术重新放入了水中;成千上万只水龟山鳖正在诚心诚意地拜见族中大妖,加上本来性情就是又蠢又懒,竟然没能发现它的‘魔术’手段,此刻正成群结队上前参拜,冲着连连点头‘鬼头’发出极其狂热的‘直直’声。

龟妖似乎极为满意,忽然晃了晃脑袋,从口中吐出一个水泡,离嘴也不破裂,而是轻轻飞入了锁龙岭的一个石洞中。

当水泡再次飞出时,其中已经多了位盛装打扮的女子,看眉眼正是王强的女朋友小丽,隔着水泡望去,仍可见她腰肢纤细、双腿笔直、延颈秀项、体态风~流。

王强看得两眼都要喷出火来,却还是表现出一位老刑警应有的冷静,压低了声音道:“许兄弟,小丽穿得......是我半年前陪她购买的婚纱!她竟然......竟然......难道她看不到眼前这是一只乌龟妖麽?难道她看不到这里的万千只龟鳖麽?难道她认为我连只乌龟都比不上!”

“王大哥,你之所见未必是小丽之所见,我之所见却非你之能见。小丽只不过是被这只龟妖的幻法迷惑,并不是真的背叛了你,你又何必这样生气呢?”

许长生手掌轻轻圈动,无数雨水在王强面前凝聚成一面水镜,镜中先是有模糊的人影,渐渐变得清晰,正是一身白色婚纱、满脸神圣庄严表情的小丽。乍一看这就是位即将走入婚姻殿堂的幸福新娘,可当许长生将‘镜头’继续拉近后,却看出小丽目光迷茫、两眼仿佛是失去了焦距,嘴角间洋溢出的幸福笑容怎么看怎么显得诡异。

“看清楚了麽,你的女朋友完全被这龟妖控制了神智,就算披上婚纱,心中想得也是有情郎,却绝对不会是一只乌龟。”

许长生笑道:“另外我看小丽眉紧而不疏、腰肢扶摇却不见浮荡、双腿紧紧贴合如线、臀部紧绷无丝毫下坠......这说明她还是处~子之身。这只小乌龟倒是个有原则、懂礼数的,比很多人类都有底线,你是不是该庆幸?”

“我庆幸个......许兄弟,这龟妖......”

王强目瞪口呆地望着锁龙岭上方,嘴唇都开始哆嗦了,麻辣烫也上被吓得一跳跳到许长生身后,抓着他的手臂用力晃动:“许锅锅,王八变......变人了。”

只见趴伏在锁龙岭上的龟妖就地打了个滚,一道乌光闪过,原本形容丑陋的龟体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位长衣落落、眉目清秀的年轻男子,就是打扮的有些非古非今,脚上踩的是双阿迪的旅游鞋,上身却是锦衣玉冠、形容高古,如果不是眼睛稍稍有点小,还总喜欢转来转去一副猥琐的样子,也算是个八十分的美男子,没人会认为这是一只活王八。

许长生心中暗惊,妖物化人可不简单,虽说仍旧是幻化的手段,并非真正修炼出了人身,却也非一般的妖物可比,自己还是小看了这只龟妖。

龟妖幻化成人身之后,那些水龟山鳖叫得更欢了,似乎为族中大妖的无比神通而倍感振奋,龟妖冲这些族中子弟微微颔首,将一只手高高举过头顶,众龟鳖便立即安静下来,当真是一令出万龟伏,犹如大将军阅兵一样的威武神气。

水泡中的小丽抬头望着龟妖,眼神越发的迷恋,红扑扑的脸颊上漾起笑意。龟妖轻轻扬手,水泡便裹带着小丽加速飞上峰顶,到了他面前后,才被他一指戳破水泡,轻轻拥着小丽的香肩吟道:“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婉兮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麻辣烫听得莫名其妙,王强也直瞪眼,问许长生道:“妖怪唱什么呢?”

“一首情歌......”

这居然还是一只文采风~流的龟妖......就是太过****了,抱着人家大姑娘的肩膀唱《野有蔓草》这首记载古时男女野和的诗歌,倒是挺应时应景,就是容易刺激到老王,许长生想了半天,还是决定抗拒从严、打死都不能说出真相。

“你少瞒我!王哥我虽然是个大老粗,好歹也是受过教育的,知道这首《野有蔓草》!好个乌龟王八蛋,竟然敢这样轻薄我女朋友,老子跟他拼了!”

王强跳了两跳,发现自己距离锁龙岭实在太远,而且看那岭高足有上百米,连条上岭的路都没有,估计就是冲过去也爬不上去,只得闷闷地望着许长生:“许兄弟你还不出手,对得起你大嫂麽?”

“恐怕不用我出手了,已经有人来了,多半还是你们的人......”

许长生笑着用手向后方指了指,果然有三条人影正向此处快速奔来。这三个显然都不是普通人,后面那两个年轻些的都是一跃两三米,前面那名头发半白的老者也不见怎么跳跃,背着双手在龟鳖背上游走,就仿佛闲庭信步一般,可是任凭后面两个年轻人怎么追赶,却始终赶他不上。

“这是......”

王强看清三人身着的警服后顿时一愣,那两个年轻人也就罢了,都是二杠二星的一级警督,跟自己的级别差不多,走在前面的老警察却是一枝二星的二级警监,这可是公~安系统的高官了,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虽然穿着便装,王强还是一个立正加标准敬礼:“领导好!我是楚都市局刑警一支队支队长王强。”

“我知道你。行了,不用这么大反应,别再惊动了那只老乌龟......”

楼天成先抬头看了看正沉迷在美色中一首首朗诵诗歌的龟妖,才转头看了一眼许长生:“你就是号称小真人的许长生?这次和王强来到锁龙岭,就是为了这个女孩子?”

许长生笑笑没答话。这个老警察身上的味道跟胡子清差不多,而且更为浓烈威严,一猜就是特殊部门的人,他跟这些国家暴力机构井水不犯河水,也犯不上巴巴地自我介绍。

倒是这个老警察身手不俗,体内虽然没有法力涌动,十二正经中蕴藏的内家真气却如渊如海,比麻辣烫不知道强横了多少倍;如此高手居然也要投身在国家特殊部门中,看来自己之前还是看轻了国家力量啊?

“那个女孩子就是你的女朋友?”

楼天成吃了个软钉子,却又不好发作,只好转而询问王强。

“是,她是我的女朋友小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想不到竟然会被这只龟妖迷惑,领导,我......”

“行了,这只龟妖的来历不凡

,不是你们能够应付的。”

楼天成淡淡看了一眼许长生道:“这件事就由我们特案部门接手,与这只龟妖展开谈判。你们只要记住,完事之后要对今天的事做到绝对保密,万万不可泄露出去。”

王强啪一个敬礼:“领导,我明白了!”

“年轻人,你虽然不是我们系统内的人,却也一样要服从我的命令。”楼天成又看了看许长生。

“这位老同志尽可自便,龟妖的事情我是没兴趣宣扬出去的。不过我也想奉劝您一句,如果惹怒了龟妖,你们三个人怕不是它的对手啊?”

“放肆!”

许长生话音刚落,楼天成身后两名年轻警察已是大怒,师傅楼天成就是他们心中的神明一样,怎能容一个沽名钓誉的年轻人质疑?

楼天成倒是没发怒,闻言淡淡一笑道:“那就试试看吧,小五小六,随我来!”

兰州大学口腔医院怎么样
昌邑市妇幼保健院
宁夏治疗性病方法
青海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
洛阳治疗牛皮癣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