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从前有座灵剑山第三十章插眼

2020-01-25 06:31: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三十章:插眼

很多人说,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隔。

身为昆仑仙山这万仙盟超品门派的首席弟子,周沐沐无疑是个天才,然而每当这位天才看到王陆,都觉得王陆正站的另一边,很远的地方,在向自己招手。

“接下来,关于毁灭之风的第一次实地考察,即将开始”

听到王陆兴致勃勃的台词,周沐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什么?”

王陆于是连语气都丝毫不改地重复了一遍。

“你疯了?”

听到这话,王陆微笑不语,斩子夜则于脆地发出不屑的嗤笑。

“凡人的智慧。”

周沐沐也顾不得理会斩子夜的挑衅,急道:“斩子夜那厮愿意怎么死都无所谓,怎么王陆你也跟着胡闹?毁灭之风的真伪,这几日我们都已经确定过,并非阿巴信口开河,你居然还敢去试?真以为无相剑围就天下无敌了吗?

于是就连王陆也露出不屑一顾的笑容:“凡人的智……”

话没说完,就被周沐沐一步上前抓住衣领:“我没跟你开玩笑”

“……好吧,事情是这样的。”

王陆只好详细说明他和斩子夜所制定的实地考察计划。

“首先是考察目的。目前我们关于回归九州的线索基本都已经断掉了。无论是询问新魔界的任何人,得到的答案都是新魔界的空间壁垒牢不可破。期间我们也几次实践尝试过突破壁垒,包括门派天符及其他手段。证明的确新魔界是和九州大陆完全隔绝的……但我并不认为事情就到了绝望的时候,因为新魔界还有太多未知的内容等待探索,说不定回归九州的线索就隐藏在其中。而这里面,毁灭之风无疑是最可疑的。”

王陆解释道:“根据新魔界人的传说,所有在毁灭之风降临时行走于夜幕之下的人都死了,但从来没有人见到过他们的尸骨,仿佛人间蒸发,就连当初的王族都不例外。所以我就想这应该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毁灭之风真的无坚不摧,就连化神真人也不堪一击。第二种嘛……我怀疑毁灭之风并不是消灭了那些人,只是将他们传送到了其他的地方。”

“传送到其他地方?”

王陆的猜测令众人都是一惊,因为初看毫无根据的猜测,如果细想下去似乎也大有道理许多难以理解的情况都可以用这个理由解释得通

“那以你的猜测,毁灭之风可能会将人传送到什么地方?”

王陆说道:“无论是什么地方,总比这个囚笼似的新魔界要强,更重要的是这意味着一个突破的方向,也是我们目前唯一可能突破的方向。新魔界人才济济,但他们两千年时间都未能找到通向外界的道路,我不认为重复他们之前的尝试能得到什么突破性的结果,而毁灭之风恐怕是魔族人两千年来唯一的盲点。”

“……说得的确有道理,但也用不着这么急急忙忙地拿命去拼吧?”

“当然不是那我们的命去拼……”

不过王陆话音未落,就听琼华叹了口气,打断道:“如果王陆师弟你是想怂恿我去毁灭之风中为你们探路……还是趁早不要打这个主意的好。”

王陆愣了一下,而后看向斩子夜:“子夜师兄,看来咱们只能启动计划乙了。”

斩子夜也颇为遗憾:“琼华师姐作为盛京首席,万仙盟首屈一指的金丹真人,竟不能以大局为重,也没有学术探索精神,实在令人遗憾。”

不过话虽如此,两人显然早就预料到琼华的拒绝,所以斩子夜立刻就从芥子袋中取出了备用装置。

一根造型古朴、略显诡异的扭曲枝于,枝于末端挂着两个大大的眼球。若非枝于中充斥着轻灵的生灵气息,这只枝于怎么看怎么像是诅咒降头之物……

“这是什么?”周沐沐问。

“哨岗守卫。”斩子夜答道,“我们万法仙门最新设计试制的仙法道具,本体介乎生灵与死物之间,却拥有强大的感知和共鸣能力,而我和王陆师弟这两日共同协作,将其进一步改造,使其影像能够直接投影在水幕上,无需我们亲自与其建立联系,规避了风险。接下来只要将它安置在城外,待毁灭之风降临,我们就可以躲在城中屋内,收看由哨岗守卫从城外传来的影像,并分析其中的奥秘了。”

周沐沐听了一愣,随即摇头道:“这也太异想天开了。类似这哨岗守卫的道具先前又不是没有过,魔族之中也有虚无阴影之类的存在。如果这一招远程监控能够解析毁灭之风的秘密,魔族早就做到了。”

“哼,凡人的智慧”斩子夜冷哼了一声,而后解释道,“魔族的远程监控之所以失败,是因为毁灭之风降临的瞬间,所有虚无阴影都会瞬间消灭,根本来不及传递信息,也没有残骸供人研究。但我这哨岗守卫可不同于魔族的落后产品。其最大的优点在于,其传递信息的方式在于共鸣,因此影像是完全同步,不受任何阻隔的。同时信息的传递频率非常快,敏感度也非常高,任何细节都不会错过。只要毁灭之风降临,我就能通过哨岗守卫发觉其中的秘密”

“这……”周沐沐略有些动摇,如果只是远程监控,看起来并没什么风险,很具有可行性。“好吧……但你们千万小心,因为,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毁灭之风背后似乎隐藏着极大的凶险。”

“正因为有极大的胸才更应该亲自尝试。”王陆说道。

确定方案之后,五人便开始实际操作。

哨岗守卫的原理简单,但实际应用却不简单,一个零延时传递信息,同时保证信息量足够巨大的仙法道具,需要非常强大而精密的法术操控力。而这一点对于金丹修士来说还显得有些困难。单凭王陆和斩子夜还不足以驾驭,非得其余几位首席一道参与。

同时,鉴于毁灭之风的威名太盛,新魔界之前两千年来尝试探索它的魔族无一例外地人间蒸发,也使得此举不可避免地带上了几分风险――虽然理论上五人并不需要真的和哨岗守卫神识项链,因此就算哨岗守卫被瞬间摧毁也不会引起反噬,但凡事皆有例外。能让新魔界两千年来都束手无策的难题,他们五个金丹真人贸然尝试又岂能没有风险?

但是不冒半点风险,难道真要修行到破碎虚空的境界再考虑回归九州?事情没有这么做法。

于是接下来,几人便纷纷着手布置阵法,一个主体结构为圆形的五行阵,一枚哨岗守卫置于正中,与提早安置在城外的形成共鸣。待共鸣建立后,阵中的守卫两只浑圆的眼球开始绽放光芒,两道光柱投影到房间的一面墙上。墙面流淌着涓涓细流形成水幕。片刻后光芒投在水幕上,影像渐渐清晰起来。

城外已经一片漆黑。新魔界没有九州大陆的璀璨星河,也没有皎洁明月,就连城市里的光芒也纷纷熄灭,一时间五人竟什么也看不到。

好在王陆早有准备,伸手在脚下阵图上一碰,一丝灵气度到阵中,通过共鸣的方式传递到城外。

城外的哨岗守卫顿时绽放光芒,那是王陆在之前插立守卫的时候就上好的保险措施,一旦没有光源,就自行发光照亮四周。

有了光线后,四周的景象也变得清晰起来夜幕下的新魔界看起来和往日并无不同,显然毁灭之风还没有真正降临。

但五名首席弟子已经全部聚精会神起来,主持阵法的斩子夜更是额头微微渗出汗珠――以他金丹真人,金身无漏的境界竟会渗出冷汗,可见此时心神之紧张。

在高度紧张之下,时间的概念也变得扭曲起来,不知过了多久,王陆终于在水幕投影中看到了一丝异常。

“好像是来了”

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人亲眼见到过毁灭之风,但透过哨岗守卫共鸣回来的信息中却充斥着一股压抑的空气。

的确有什么东西降临了。

而就在众人意识到此事时,五行阵中的哨岗守卫忽然爆炸了

“靠,果然”

王陆和斩子夜齐声骂道,并且同时变换法阵,将居中的哨岗守卫隔离开来。而后就见五行阵中,一连串令人炫目的爆炸持续不断。

万幸没有和哨岗守卫建立联系,否则这反噬之重恐怕足以杀死在场任何一

“……来得真是突然,你们有看到什么没?”

压制下反噬后,王陆问几人。

但从琼华到周沐沐却都是摇头,刚才只是预感到危机将至,但在实际发生任何事之前,哨岗守卫就已经爆炸了,饶是他们几人全神贯注,也没看出任何端倪。

“……好吧,这一点我们也早有预料,所以……启动回放功能吧。”

王陆说完,斩子夜便一指墙面上的水幕,顿时水幕上掀起波纹,画面重新回到了先前时候,而播放的速度则放慢了千万倍。

这也是地上五行法阵的最大作用――忠实地记录下哨岗守卫回馈来的全部信息,以供回放。

而在千万倍地慢速播放之后,众人终于在画面中见到了一丝端倪。

那是在漆黑的夜色下,几乎微不可查的一点灰白色。

将那点灰白色再急剧放大,王陆脸色顿时为之一变。

“这是……亡魂骷髅?”

没有错……以灵剑学霸的记忆力,又怎会记不起这正是他在西山黑潮见识过无数次的亡魂骷髅?

这毁灭之风果然是和黑潮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深圳市龙岗区中医院
通海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哪家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无锡治疗盆腔炎方法
深圳重点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