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意念成魔第一百一十七章幸运的姑娘

2020-01-25 06:44: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意念成魔 第一百一十七章:幸运的姑娘

紧接着,赵柔漪才想到这个男人昨晚救了她,而且对方甚至不惜耗自己的宝贵能量助她疗伤,之前还打算喂丹药给她。而她却先是将对方打飞,然后掐着对方脖子逼问对方的来历。

其实这也不能怪她,对于人类她没有太好的印象,不过眼下的情况有些特殊,即便是她因为在组织中修炼,已经有些不近人情,冷漠残酷,这时候也有些过意不去了,她赶紧望了过去。

对方的肩膀的以上有些血污,要掩去原来的白色,那是暗红的手掌印,显然是她先前一掌所致,而刚才她手掌用力不小,他的脖子都是红红的。对方颇具英俊的面庞上也要被虚弱疲惫的神情掩盖,眼神却十分奈,显然除了死里逃生般的余悸之外,还有很浓重的奈。

赵柔漪怔了怔,随即有些尴尬的问道:“喂,那边的家伙,你没事吧?”

不知道为什么,赵柔漪这一次说话的速度比平时要慢很多,就像是舌头有些不灵活,显得慢且笨。

“当然有事了,真的很痛的好不好,要不换你来试一试就知道了。”浔仇白了她一眼,用一种带着怒气不满的语气,但这种声音落入赵柔漪的耳中,她心中却是放松了好多。

她知道,眼前的恩人似乎已经不生她的气了。

“之前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我跟你道歉了。”

赵柔漪的话也很简单直白,而后她艰难地撑着地面坐起,力地靠着山崖之下的石壁上,然后抬起头来,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她的脸色再次苍白了数分。

昨晚一战是她此生所经历的危险的时刻,若不是之前因为海族血脉借此机缘提升,她现在已经是一具难看的尸体了。

不过就算是躲过了那一关,若是没有人帮她疗伤,只怕她也活不过来,后得被血脉中的暴躁火焰烧成灰烬。

想到这里,她再一次望向浔仇,只是神情依旧漠然,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她很少与人相处,这些年又经历了这么多难过的事情,不可能对一个陌生人表现的太热情,即便他是自己的恩人,而且自己之前还冤枉了他。

清秀的少女神情漠然,眉眼间自有一种贵气,显得极为清高,如果是普通的少年,看见这样的异性或者会自惭形秽,然后暗生爱慕之意,或者会觉得尊严受到挑衅从而觉得不舒服,但这两种感觉浔仇都没有。相反的,他对于这种清贵的感觉很是习惯,所以整个人也表现的很平静,但不知为何,他觉得这名少女给自己的感觉很舒服,就仿佛是雨后的春林,林间吹起的微风。

对,就是一种清爽朗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不错,尽管说起来人家似乎不怎么给自己好脸色,显得自己有些低贱了。

赵柔漪有些意外于他的平静,但也比较满意,之前她还担心对方会不满意自己的态度。

这时候,浔仇注意到少女的眼中泛着些许蔚蓝之色,那种色彩就像是一杯醇酒,淡淡看一看闻一闻,就能让人发自心底的陶醉。

之前听不少人讲过,云然大陆周围都是浩瀚的海洋,那是一片神秘的世界,据说海底住着神秘的族群,她们能够幻化人形,因为容颜秀美,身法灵动速,实力强劲匹,所以被称为海族。

这个族群男子长的健壮魁梧,女子生的美丽动人,而且他们的女子除了清秀美,继承大海一般喜爱大自然的特质之外,好的是她们能活很多年,据说按照人类对比,她们的青春阶段就能足足能维持一百多年。

而且说到一个下作一点的方面,据说海族女子床上功夫了得,如同妖族中的狐族一般天生媚骨,身段是细腻柔软,所以大陆上的厉害大家族家主,都以具有一个海族出身的侍妾为荣。

所以海族的女子都有些不幸,当然这都是浔仇自己的了解。

而且他也只是猜测对方的身份来历而已。

“你不是人族吧?”浔仇看着对方的眼睛,颇为好奇的问道。

赵柔漪点了点头。

这时候,浔仇看着她的眼光难带上了些同情的意味,心想难怪她先前那么警惕自己。同时对她眉眼间的那抹清冷抵触也加释然,如果换成他是海族少女,对人类也不可能有太多好感。

赵柔漪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一开口竟是问了一句古怪的话:“昨天是你救了我?”

浔仇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心想难道先前还有第二个人救你吗?于是他笑着说道:“你不用谢我。”

赵柔漪撇了撇嘴,她没有意识到,她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小女生的神态流露了。

而后浔仇又道:“对了,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赵柔漪微怔,这才知道对方怎么可能会知道自己的身份。而且对方那句话问的要是放在别人口中,她一定以为对方不怀好意,但他说出来就没关系了。

她似乎很相信他,尽管她们才刚刚认识,彼此还不熟悉。

但是他,真的给她一种可以信任,可以依赖的可靠感觉。

她知道自己长的很美,美到惊艳,而且有一种特殊的气质,没到几个男人在单独面对她的时候能把持不住自己,所以她总是对一切靠近自己的男人保持警惕。这与自恋关,这是客观事实,因为她是整个组织公认的第一美人,就连在美女遍地的海族中,她也是数一数二的。

那时候在海族,族中的老一辈常说,父亲曾是海族的美男子,母亲作为人族女子也生的美丽,因为遗传上差距巨大,所以造就了她美丽的容貌。

“我叫赵柔漪,你叫我柔漪就好了。”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没几个人知道,就算是说真名也没有人会疑心,只是那后半句话她说出口之后就觉得有些唐突了。

她脸颊微微有些泛红,微垂下头,心中暗骂自己多说那句干什么。

“赵柔漪,好名字,柔美清纯,总能给欣赏的人心中种下涟漪,很符合你的气质特点。”浔仇笑着道,并没有淫邪之色,只是单纯的欣赏赞美。

听到浔仇的话,她脸上的微红直到耳根,她觉得加尴尬,只能低声问道:“你还能走吗?”

浔仇昨晚只是消耗大了一些,此时恢复了不少,便是老实的说道:“可以。”

“很好,那你带着我走。”赵柔漪神情带着一丝羞赧的说道:“我现在身体不舒服,你可不准丢下我。”

浔仇再次怔住,心想原来是这个意思,体内魂之力微转,确认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然后点了点头。

“我之前体内血脉提升,所以现在很虚弱。”赵柔漪接着说道。

浔仇心想那之前你打我的时候还那么大力气,这些姑娘,真是不知道究竟脑子里面在想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赵柔漪见他不能理解自己的意思,有些奈,说道:“我觉得很难受。”

浔仇不解问道:“然后嘞?”

赵柔漪说道:“所以,我要睡一下,而且是深度沉睡,不过不会很长时间,半天就好了,这半天你可不能离开我。”

说完这句话,她没有给浔仇任何反对或询问的机会,很于脆利落地闭上眼,而后将动作调整好,靠着崖下的石壁,就这样沉睡过去。

浔仇被这突然如来的变化弄的有些措手不及,想了想却又觉得赵柔漪说的话实在是太有道理。

素以浔仇没有马上带着她离开,因为他也需要调息,再恢复些体力,而且她不是说了她只需要半天的时间,到时候等她清醒了,再一起离开也好。

然后他望向靠着石壁昏迷不醒的绿衣少女。浔仇不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大概明白,眼前的姑娘一定经历了生死考验。这名少女是海族人,在云然大陆一定过得很不容易,虽说族群殊途,但他对于异族一直没有偏见,不要说这是个可怜的姑娘,就算是个男的,他也不会把她丢下,何况现在她还受了伤。

不过浔仇显然没有想到,河水会突然暴涨,而且有淹没这里的倾向,所以他们两个,不可能在这里再待半日。

只是怎么才能把她带走?浔仇于是跪坐到赵柔漪的身前,伸手比划了几个姿式,总觉得有些不大妥当,在现在这样紧张的时刻,他不会像那些酸腐的道德君子一般还要顾忌什么男女之别,只是他确实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说了半天,他还是选择了简单的方法,他直接把她背到了身上,双手向上扶住她的大腿。

他背着她按着山崖之下的路向前走,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认准一个方位向前。

前行中,他不能走的太,他担心走得太会影响她休息,只是有一点不得不说。

她的胸,真的太大了。

难怪说都想找一个海族女子陪床。

不过眼下这么背着,浔仇心里还有些小小的不爽。他撇了撇嘴,在心中不满的暗道。

真是个幸运的姑娘,这种待遇,婉儿和灵惜盈盈她们都没有体验过呢。

不过浔仇没有注意到,其实在半道上他背上的少女就已经醒了,只是一直红着脸,乖巧的靠在他的后背上。

这一刻,她嘴角的笑容,前所未有的放松,前所未有的甜蜜。只不过可惜的是,浔仇没有欣赏到罢了。

重庆市荣昌区中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靠谱吗
贵州癫痫病专业医院哪家好
安阳治疗早泄方法
宜昌著名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