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死亡穿行 第一章 你错了

2020-01-16 20:18: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死亡穿行 第一章 你错了

90年代黄昏的山区小镇炊烟袅袅,风轻轻吹过,依稀能听到巷口水果小贩的叫卖声,孩子被抢了玩具的哭声,老婆对于老公一天没见踪影的谩骂声!张家和李家的狗因为交配不和谐产生的撕咬声!这嘈杂的声音组成了一副美妙的和谐小镇之画。安静,祥和,吵闹,都是组成这幅画的每一道色彩。

小镇外的山路崎岖蜿蜒爬向山顶,一只流浪狗顺着漫无目的的觅食,斑秃的且杂乱的狗毛让牠在深秋的季节瑟瑟发抖,头的左半边已经开始有腐烂的迹象,死亡的气息离牠越来越近,牠已经很久没有吃一顿饱饭了,流浪的生活让牠倍感绝望。狠心的主人在很久以前就已经离牠而去!

慢慢的用留着脓水的爪子向山顶爬去,牠灰白色的视界里看不到一点希望,“也许今晚的黄昏过后就是自己离开的日子了吧,就这样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牠这样想着!

在一片杂草背后牠发现了一株鲜黄色的蘑菇,

牠想:“吃了吧,被毒死总归要比被饿死的好!”。

心里的另一个声音却说:“不要吃,也许自己还有希望,吃了它也就彻底没有救了”。

思考几秒钟,牠毅然决然的咬了下去,稀疏松动的牙齿忍着疼痛囫囵吞下了这株鲜黄的蘑菇。

享受着胃里面仅有的最后的晚餐,牠慢慢的趴下了,回想起以前的生活牠感慨万千,当初的牠也是毛绒绒可爱的家宠,被主人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小公举。如果不是那一天偷偷出去玩,那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熊孩子就不会把自己偷掉拴在树上折磨了好些天。才落得这幅鬼样子。主人已经认不出牠了!虽然在主人的家门口等了很久但主人每次路过都投来一副鄙夷的表情,也许牠的主人并不是认不出牠。而是嫌弃他而不想认牠了吧!毕竟牠的主人现在怀里面已经有了新宠。

现在这些美好的过往都已经不重要了!牠已经拖不动沉重的身躯继续觅食了!这杂草丛和美丽的毒蘑菇就是自己最后的归宿。

牠太累了!心累,身体累,牠慢慢的合上了疲惫的双眼!

“砰”心脏猛的一下跳动让他忽然睁开了眼睛,将死的牠依然保持着最后的动物自保的本能,向四周望去。

就在牠身后的山石边,空气像是水波纹一样抖动过后出现了两个身影,两个人发现牠以后,缓缓的向他走来,牠的瞳孔瞬间聚集准备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发起致命一击。

就在牠神经绷到临界点即将爆发的时候。其中一人单手一挥,一阵光华闪过,牠瞬间觉得天旋地转昏厥了过去,而牠的身上此时此刻却发生了常人无法相信的事情。

牠腐烂的头部缓缓的在愈合,身上斑秃的毛全部都掉了,而全身正在已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了一身整齐光滑的金色绒毛,稀疏松动的牙齿与全身的骨骼一阵脆响过后,骨骼和牙齿的强度竟是比自己最完美的时候提升了几十倍,当然,这一切都是牠昏厥之后发生的事情,牠并没有看见。

“这样就好多了,”,其中一个穿着普通圆领T恤黑裤子黑皮鞋的人笑着望向身边的人。

“白若风,你好无聊,这样的流浪狗你也救,你很闲吗?”身边的人对他投以鄙视的神色。

“哈哈,你这个怪人是不懂的,这是我这次回来第一个看见我的生命,我不能看着牠死去,你知道我是很富有爱心的”!一句话换来一对巨大的白眼后。白若风俯身抱起了还在昏睡中的小狗!

抱起狗后,二人抬腿向小镇走去,如果小狗此刻是清醒的话牠会很惊奇发现自己跑了几天的崎岖山路,二人只用了几秒钟就走完了。

为了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二人在靠近小镇之后就开始以正常人的速度行走起来,在巷口买了一些干果后二人继续向前,在一处不是很热闹的临街小店坐了下来。

“两位吃点什么?”老板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小老头,佝偻的身躯刻画着小镇人特有的韵味。本就不景气的生意加上天气的原因让今天的顾客变得更少。忽然进屋的两个人穿着打扮让他惊呆了一下,转瞬变成了熟络的热情开始招待客人。女儿不在,招待客人和下厨炒菜让他也是忙活的很。

“来一壶热茶,其他的你这里有什么特色菜随便上两道吧!”白若风抖抖身上的浮灰,小镇的风总是这么让人烦恼。

“你打算养着牠了?”身边的人饶有兴趣的问到。

“你不觉得我和这条狗很有缘吗?”白若风抚摸着怀里的一团金色,仿佛这是自己的爱人一般。

“幼稚”身边的人扭头开始看这片陌生的世界。白若风笑着低下头为小狗狗准备牠重生后的第一顿晚餐:“干果”。

“呼~~~”一阵风吹起刚刚落地的灰尘。门被来人一脚踹开,进来了四五个爆炸头的不良青年。

“妹子,哥哥们来吃饭了!快出来招待招待!”爆炸头们嚷嚷着踢飞了门口的凳子。坐在了白若风对面的位置,惹来了白若风和身边的人以及屋内其他几位散座顾客紧紧一皱眉头。

“大哥,刚才那孙子为什么放走他,我看还能炸出点油水的,”爆炸头中的一个小弟模样的人谄媚的说。

“你懂个屁,我老子放走他自有老子的道理,什么时候老子做事需要你来插嘴了?”老大模样的人恼怒的打了小弟一耳光,另一个小弟抓紧时机给老大点了一支烟献殷勤。

“人呢!怎么还不出来招待我们老大!破店是不是想关门了?”点烟小弟耀武扬威的喊到。

“小店打烊了!我女儿不在,你们可以走了!”店老板的声音从厨房传出,但人仍旧继续炒客人的菜。几个流氓混混每天都来骚扰自己的女儿。已经让他倍感烦躁。趁着今天天气不好,顾客不多,他早早的就让自己的女儿出去找朋友玩了!

“他奶奶的,老子要点菜,快点出来伺候着。”点烟小弟狐假虎威的继续喊着。

“这个年代人的审美观着实令人不敢苟同啊!”白若风嗤笑着继续剥干果。几个爆炸头的非主流造型从一进门就狠狠地恶心了他一下。

一句话把几个爆炸头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他这一桌。

一个普通圆领T恤,黑裤子黑皮鞋的人怀里抱着一直金毛狗。另一个一身白色西装白色皮鞋的白色短发女人坐在那里缓缓的喝着茶。

“你们TMD找死是不是?”虽然这两个人看起来很瘆得慌,但丝毫不影响被打耳光的小弟急于想在老大面前找回点面子,他破口大骂到。

白若风二人没有说话,竟是把爆炸头小弟的话当做了空气,这是狗狗醒了过来,狗狗惊讶自己没有死的同时仿佛感觉到了空气中的不同寻常,没有乱动,而白若风见狗狗转醒,拿起桌上剥好的一小堆干果一点一点的喂给狗狗吃。好像爆炸头小弟的谩骂和自己没有一点关系一样,眼里都是温柔的喂着狗狗。

“你妹!”被打耳光小弟被无视后恼羞成怒抄起凳子就要动手。

“啪”爆炸头老大又是一耳光打在他的脸上。

“你他妈就不能聪明点?”爆炸头老大仿佛感觉到了白若风二人的不同寻常适时制止了小弟的莽撞。

“二位为什么无缘无故羞辱我们?貌似我们并没有得罪二位吧?”爆炸头老大稍显客气的对白若风说到。

“呵呵!当然没有得罪我们!只不过我们两个比较喜欢安静听话的狗罢了!”白若风略微戏谑的看着爆炸头老大,怀里的狗狗看起来也是很灵性的看了一眼爆炸头老大转头继续开始吃干果。

“我干!”被侮辱的爆炸头一伙人炸了锅,这一带还没有人敢这么骂自己一伙人。全都站起来准备冲过去把白若风二人大卸八块。

“乱咬人的狗向来没有好下场”一旁的白发女人面无表情的说到。

“啊!”爆炸头一伙忍无可忍全都冲了过来,就在他们手里的凳子即将砸到白若风二人的头上的一瞬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一阵耀眼的白光一闪而过,爆炸头一伙竟然穿过了白若风二人的桌子,手里的凳子全都砸到了对面的墙上,众人半点不怀疑这几个凳子如果砸到白若风二人的头上,肯定会头破血流。

但是,现在众人的注意力全都不在墙上,而是白若风二人依然稳坐在原来的位置,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去!什么情况?见鬼了?”爆炸头一伙砸墙的动作僵在了那里。恰巧这个时候饭店老板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他的小店可经不起几个流氓的折腾,他打算出来赔礼道歉平息是非,但是出来的时候却是看见几个人穿桌而过砸墙的动作。

“滚”白若风怒吼向几个爆炸头,爆炸头扔下凳子就要逃出去。

“记住!我叫白若风,她叫无形。”

中国人民第173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航天总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南阳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湛江治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