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科学网北大教授陈平原专访当今大学难出大学

2019-10-09 03:41: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作者:孙琛辉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 9:18:17 选择字号:小 中 大 北大教授陈平原专访:当今大学难出大学问 当下中国大学,有生气,但乱哄哄,通病在于急功近利

,无论老师、学生,治学都不够踏实,也不够从容。这种状态,必定倾向于零敲碎打,要出大学问,很难。■本报 孙琛辉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系主任陈平原治学之余,还关注现代中国教育及学术,并有着很多独到的见解。日前,围绕大学理念、学科评估等高等教育的重要话题,本报专访了陈平原教授。《中国科学报》:目前,我国多所大学都在提世界一流大学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是否有一定的来评价具体的教师。有志气的好大学

,切忌亦步亦趋地依据评估指标来指挥生产;更值得期待的是不计一时短长的大学者与大着作。《中国科学报》:您曾提到,大学教师以前只要教好书,论文写多写少,关系不是很大,现在科研论文压力则明显增大。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大学教师应该如何处理教学与科研的关系?陈平原:大学之所以不同于研究院,就在于其首要任务是教书育人。问题在于,随便拿起一份教师表格,论文发表多少一目了然;至于书教得好不好,则不太容易说清楚。眼下的学科评鉴以及大学排名,越来越成为高校办学的指挥棒,这就使得缺乏自信的校方以及院系领导,拼命催要那些看得见的成绩。正是基于此,目前各大学对老师(以及研究生)的考核,多偏向于科研成果。最近到北方某大学(尚未进入985工程或211工程)参加校庆活动,教授们自嘲:希望自己的学校能降低到北大的水平。因为,相对来说,北大的管理比较有弹性,不会盲目追求论文发表的数量。不同类型的大学,应该有不同的工作目标。若在研究型大学任教,你当然有义务拿出较多科研成果;但如果是教学型大学,科研方面不该有那么高的要求。而目前的状态恰恰相反,好大学相对从容些,次一点的大学要求更高我说的是论文数量。一旦指标定得不切实际,老师们要不掺水,要不造假,这样一来,效果适得其反。去年年底,我在广州的暨南大学演讲,谈及一所大学的校风是否正,能否宁静致远,关键不在教师

,在领导,就是这个道理。《中国科学报》:作为系主任与教授,您认为两个身份是否有冲突,您的工作重心在那里?作为系主任,您对北大中文系有那些改革措施?陈平原:你的提问,后半截不好回答:一来北大中文系位置特殊,其得失成败不具有普遍意义;二来谈论改革措施,等于是在介绍经验,那我怎么说都不对。还是前半截有意思,牵涉个人心境。需要自我介绍时,我总是称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系主任。除了教授是永久的,系主任是暂时的,还包含另外一层意思我更看重自己的教授职位。这么说,可能被讥为矫情最近这些年,在公众场合,我常被作为北大中文系主任来介绍与尊崇

。可是

,有兴趣的朋友,请读我的短文《专任教授的骄傲》(2007年1月16日《人民》),其中提及:2006年,我总共获得了国家、教育部、北京市、专业学会以及北京大学颁发的6个奖;其中,最让我牵挂的,是级别最低的北大十佳教师。因为,其他的奖都是肯定我的专业研究,只有这个是表彰我的教书育人。作为大学教师,我更看重传道授业解惑。在很多人眼中,像我这么个年纪,没混上省长市长,也得弄个校长院长当当。眼看许多成功人士的名片上,印满各种虚虚实实的头衔,一面不够来两面,还有折叠式的;像我这样干干净净,只写教职的,不太多。对此,我一点也不感觉难堪,甚至还不无得意

,说这才叫专任教授。自从当了系主任,各种会议及社会活动明显增加,影响自家的教学及科研,这在意料之中,就不说了。更为严重的是,我的学术立场与当下学界的主流不合,常常处于两难境地。做学者,我可以特立独行;当系主任,则不能不多有妥协。在别人,这或许不是大问题;在我则感觉很痛苦。你问我工作重心在那里,我只能说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这不是理想状态,但总比占着茅坑不拉屎好。《中国科学报》 ( B3 思考)

店铺新零售
微信的小程序是什么
微信公众号怎么开店
分享到: